首页 > 新闻 /煤炭类

澳大利亚煤碳行业前景堪忧


2019-06-10    浏览次数(146)    

摘要:据61澳洲财经资讯,澳大利亚煤炭行业的相对优势,帮助澳大利亚维持了该国历史上最长时间的经济增长,但有警告称,澳大利亚的煤炭生产可能会出现长期下滑。


煤炭是澳大利亚的基石产业,采矿主要发生在昆士兰州,新南威尔士州和维多利亚州。澳大利亚是最大的煤炭净出口国,是世界第四大煤炭生产国。几乎所有在澳大利亚开采的冶金煤和大约70%的热能煤都出口。

2018年,煤炭行业雇佣了约5万多名工人,另提供了12万个间接就业岗位。2018年,澳大利亚出口了203吨热能煤,价值226亿澳元,179吨冶金煤,价值378亿澳元。

澳大利亚煤碳行业前景堪忧


澳大利亚拥有丰富的煤炭资源,据澳大利亚地球科学网报道,澳大利亚拥有超过700亿吨经济论证的黑色煤炭和760亿吨褐煤资源。按照目前的生产速度,这些资源将使黑煤的生产维持125年,褐煤的生产维持1200年以上。

澳大利亚的大部分煤炭主要销往亚洲国家。澳大利亚煤炭以其高能量、低杂质的特点,成为现代高效低排放(HELE)电厂和钢厂的理想原料,受到世界各国的高度重视。

澳大利亚煤碳行业前景堪忧


尽管目前海外对澳大利亚煤炭的需求依然强劲,但有警告称,澳大利亚的煤炭生产可能会长期下滑。

下面就国际和澳洲本国的影响进行分析:

国际影响

大部分国家的经济,技术和政策发展都表明煤炭使用量可能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下降。国际煤炭转型综合报告预计到2020年初全球煤炭消费量将会逆转。大多数工业化国家,人们对当地的空气污染都非常担忧,可再生能源替代煤炭的成本正变得更具有竞争力。此外,各国还要面临实现巴黎减排目标的压力。

澳大利亚最大的煤炭出口国日本正在减少煤炭的使用量,2018年9月日本丸红集团 (Marubeni)宣布,将不再涉足任何新的燃煤发电业务,并表示将出售或转让部分现有资产。

目前澳大利亚煤炭出口行业的大部分希望寄托在中国和印度身上,但这两个国家自己也在开采煤炭。当这些国家的煤炭总使用量下降时,进口可能会受到限制,哪怕只是因为要支撑本国煤炭开采。

煤炭行业已经陷入政治斗争的风险之中。最近澳大利亚的一些政治决定令中国北京感到不满。澳大利亚去年禁止中国科技公司华为提供澳大利亚5g移动网络的设备。随后,2019年2月21日中国北方港口大连对从澳大利亚进口的煤炭实施了延期,但没有对其他国家的煤炭实施延期。

澳大利亚煤碳行业前景堪忧


能源经济与金融分析研究所(IEEFA)最近的一份报告称,过去5年,全球投资正在发生转移, 100多家融资机构退出了热煤项目。

国内影响

在澳大利亚,可再生能源正在抢煤炭领域的先机。澳大利亚使用的煤大部分是用于发电的。目前发电行业正处于根本性变革的开端,煤炭发电将被可再生能源取代,因为风能、太阳能和天然气等大宗商品正在侵占煤炭的地盘。

对气候变化的关注限制了煤炭行业的发展。2019年2月8日,新南威尔士州土地和环境法院首席法官布莱恩普雷斯顿(Brian Preston)禁止了Gloucester Resources公司在Gloucester乡镇附近的16年内开采2100万吨煤的计划。在该矿的不利影响报告中,法官列出了会导致气候变化的温室气体。值得注意的是,该矿用于生产冶金煤,而不是用于发电厂的热能煤。

澳大利亚的银行已经开始限制为煤炭公司的煤炭项目提供融资。澳大利亚银行拒绝为印度Adani公司的一项有争议的计划提供担保,该公司计划在昆士兰州北部尚未开发的Galilee盆地建造一座澳大利亚最大的热能煤矿。

澳大利亚煤碳行业前景堪忧

澳交所煤炭上市公司

BHP. ASX

BHP Group Ltd(原名:BHP Billiton Limited)是一家全球资源公司。该公司是铁矿石、冶金煤、铜及铀等多种商品的生产商。该公司的业务部门包括石油、铜、铁矿石和煤炭。石油部门从事石油和天然气的勘探、开发和生产业务。铜部门从事铜、银、铅、锌、钼、铀和金的开采业务。铁矿石部门从事铁矿石开采业务。煤炭部门从事冶金煤和热能(能源)煤的开采业务。

澳大利亚煤碳行业前景堪忧

该公司从事澳大利亚矿业、美洲矿业、石油和市场营销业务。该公司主要从澳大利亚和美洲的生产运营中提取和处理矿物、石油和天然气。该公司通过其全球物流链(包括货运和管道运输)管理产品分销。按煤炭收入划分,在澳大利亚市场所在份额比是15.9%。

澳大利亚煤碳行业前景堪忧

YAL. ASX

澳大利亚煤碳行业前景堪忧

其于新南威尔士州的开采权益包括Hunter Valley Operations(HVO),露天矿索利山及沃克沃斯(MTW),莫拉本煤炭综合项目以及Stratford及Duralie煤矿(Stratford Duralie)。其于昆士兰州的开采权益位于Bowen盆地,且包括雅若碧煤矿(雅若碧)以及中山煤矿。

该公司的开采权益亦包括新南威尔士州的艾诗顿、澳思达及唐纳森煤矿(Watagan煤矿)。按煤炭收入划分,在澳大利亚市场所在份额比是8.3%。

澳大利亚煤碳行业前景堪忧


RIO. ASX

澳大利亚煤碳行业前景堪忧


该公司的产品包括铝、铜、钻石、黄金、工业矿物(硼酸盐、二氧化钛和盐)、铁矿石、热与冶金煤以及铀。铁矿石部门在西澳大利亚的皮尔巴拉地区开展业务。铝部门从事铝土开采、氧化铝精炼厂和一系列铝冶炼厂业务。铜与钻石部门在澳大利亚、加拿大、蒙古和美国开展管理业务,并在智利和印度尼西亚开展非管理业务。能源与矿产部门在硼酸盐、煤炭、铁精矿与球团矿、盐、二氧化钛和铀等6个行业开展业务。

澳大利亚煤碳行业前景堪忧

澳大利亚煤碳行业前景堪忧

总结

澳大利亚拥有丰富的煤炭资源,其高能量、低灰分的特点完全符合亚洲各地HELE燃煤电厂的要求,而且优质的冶金煤是世界上最好的现代炼钢用煤之一。但是,由于人们对全球气候和环境的担忧、融资的限制和政治斗争的风险,使得澳大利亚煤炭行业前景堪忧。

来源: 61澳股资讯

评论

发表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新用户请点击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