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煤炭类

2019年煤炭行业十大猜想 煤炭市场运行走势如何?


2019-01-03    浏览次数(181)    

2018年,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进一步深入,去产能由降总量为重点转为注重调结构,市场平稳运行,科技飞速发展,从安全生产到职工生活,从井下一线到矿区环境……

那么,来看看2019年煤炭行业十大猜想和2019年煤炭市场运行走势如何?

具体十大猜想如下:

猜想一:煤炭产能产量继续释放。预计煤炭产能产量继续提升,全年去产能1亿吨,新增产能1.5亿吨,净增产能5000万吨;煤炭产量有望达到37.5亿吨,增长约1亿吨。

猜想二:煤炭需求或将小幅增长。全球宏观经济增速或将放缓,煤炭需求增速也将回落,预计全年煤炭消费约为40亿吨,增长1.7%。需求增速放缓,煤炭供需平衡偏松。

猜想三:电力消费仍是增长来源。预计电力消费22亿吨,增长0.9亿吨;钢铁、建材行业煤炭消费持平,分别为6.4亿吨、5亿吨;化工消费3.1亿吨,增长0.2亿吨。

猜想四:煤炭进口或将有所收紧。随着煤炭产能继续释放,国内供给侧边际效应减弱,但进口量对国内煤炭供需平衡的边际支撑加强。2019年,预计煤炭进口或低于2.7亿吨,大概率在2.0亿-2.5亿吨。

猜想五:区域性时段性缺口缓解。2015年以来,煤炭月度消费量在2.7亿-3.54亿吨之间,最高与最低之间差0.84亿吨。其中用煤高峰主要集中在冬夏两季。随着运力大幅提升,库存进一步由坑口向港口和电厂转移,淡季存煤,旺季用煤,2019年预计区域性时段性供需缺口缓解。

猜想六:动力煤价格中枢或下降。在整体供需平衡偏松、电厂亏损画扩大的情况下,动力煤价格中枢或下降30-50元/吨,其中长协煤将回到绿色区间(500-535元/吨),月度长协价和现货价格中枢将回到黄色区间(570-600元/吨)。

猜想七:焦煤焦炭价格维持高位。焦煤长协价上调稳定市场预期,山西焦煤与23家长协客户签订煤炭产品合同量为3609万吨,对部分煤种长协价格实行上调。焦炭供给侧改革仍将发力,焦化行业仍面临产能过剩和环保问题,2019年焦化供给侧改革或进入攻坚期,支撑焦炭价格。

猜想八:产业链利润将重新分配。2016年以来,动力煤板块利润由占煤炭一电力产业链利润的不到30%增长到70%以上:煤焦钢产业链也由大幅亏损到获取高额利润。预计动力煤产业链利润将向下游(电力、化工)转移,而煤焦钢产业链利润将向上游(焦煤、焦炭)转移;动力煤价格中枢将会下移,焦煤、焦炭价格维持高位。

猜想九:煤炭生产消费逐步西移。煤炭产量继续向西部集中,截止2018年6月,西部六省(晋陕蒙甘宁新)生产产能占全国比例70.5%(2017年6月占比68%),在建产能中西部占83%。西部用电增速快于全国平均水平,广西、西藏、内蒙古、重庆、四川、甘肃、安徽、湖北、湖南、江西保持两位数增长。西部跨区送电大幅提升,降低沿海煤电负荷。

猜想十:更积极稳妥推进去杠杆。煤炭行业去杠杆稳步推进,行业资产负债率逐年下降。2018年10月末,煤炭采选业资产负债率为65.43%,较2017年底下降了2.37个百分点,较2016年底下降了4.11个百分点。虽然煤炭开采和洗选业负债率有所下降,但仍处于较高水平。预计19年债转股等降杠杆措施将继续积极稳妥推进。

经过两年的高位运行,2019年煤炭市场在宏观经济趋弱、煤炭产量增加、消费弱势平稳,铁路运力增长、能源需求下滑等综合因素的作用下,煤炭供需形势将由紧平衡状态向宽松转变。电煤、炼焦煤、焦炭分品种走势分化。极端天气下,气候、水电因素的不确定存在,不排除部分地区、不同时段出现短暂的影响,但这改变不了煤炭市场宽松运行的基本格局。

一是宏观经济下行,压制煤炭市场走弱。2019年的中国经济将注定在颠簸中前行。除了已经出现初步企稳迹象的固定资产投资之外,中国经济还面临比较大的下行压力。如果GDP下降到6.3%左右,对大宗商品消费特别是能源消费影响明显。会抑制电力、钢铁、焦炭、建材、化工等煤炭消费领域的消费增长。

二是2019年,全国煤炭运输瓶颈制约逐渐缓解。随着国家“西煤东运、北煤南调、铁水联运、铁路直达”运输网络不断完善,制约煤炭运输的瓶颈正在被打破。今年1—10月铁路的煤炭运量增长16.2%,创历年新高。而且铁路运量增幅已经高于下水煤集港量增幅。大秦线、蒙冀线、朔黄线、瓦日线、蒙华线等一批煤炭铁路运输专线能力不断增加,特别是蒙华线、瓦日线对华南、华东区域市场动力和炼焦煤消费,产生较大影响。环渤海下水各港除秦皇岛港因城市定位,减少煤炭吞吐量外,其他港口都在提升能力,与华南接卸港口吞吐量也大幅增加。

三煤矿生产集中度大幅提高,供应能力增强。目前,很多省区除产煤大省外,很多省煤炭企业整合为2—3家大型企业。据运销协会统计到2017年底全国煤炭企业总数不足7000处,正常生产煤矿4000多处;建成年产120万吨级以上的大型现代化煤矿1200处左右,产量占全国的75%以上;建成千万吨级生产煤矿37处,产能6.4亿吨/年,在建和改扩建千万吨级煤矿34处,产能4.4亿吨/年。 2017年,全国煤炭产量超亿吨的企业6家、产量12.2亿吨、占全国的34.7%;年产量超5000万吨的企业17家、产量20.3亿吨、占全国的57.6%;年产量超1000万吨的企业36家、产量24.6亿吨、占全国的69.8%。大企业多数占有优势资源,增产潜力较大,煤炭供应能力大幅提升。

四是长协价增多,稳定市场。最早是针对电煤价格大幅波动,以政府意志推动的煤电企业参考“价格+指数“的定价模式。对于稳定煤炭价格起到了积极作用。后来,这一机制也在煤焦钢黑色系,逐步推广。山西焦煤、冀中能源、山东能源等八大炼焦企业先后与大型钢厂、焦化厂签订了长协价格。炼焦煤市场价格波动幅度明显收窄。最近山西焦煤等8家中国焦煤品牌集群成员单位,与全国钢铁、焦炭共50余家企业签订2019年炼焦煤中长期合同8900万吨,占全国炼焦煤供需合同量的60%,创煤焦钢长协合作以来历史最佳水平。

五是淘汰4.3米以下焦炉,已成为普遍要求。全国焦炭第一大省山西省规定,今年未通过国家行业准入的炭化室高度4.3米焦炉,全部于2018年底前关停。坚持市场化产能置换,严禁以任何理由新增焦化产能指标。原有焦炉完成淘汰拆除后,其焦化产能方可置换给其他企业。2018年底前完成焦炉淘汰的,其焦化产能按现有100%置换;2019年底前完成淘汰的,按现有90%置换;2020年底前完成淘汰的,按现有80%置换;2020年后完成淘汰的,按现有50%置换。全国其他焦炭生产省也出台了相应的政策,置换过程必将抑制焦煤的需求。

分煤种看:

一是动力煤供应充足,“西部地区”增产潜能较大,平抑煤价的作用明显,动力煤价格平均价格较上年度有所回落。

二是炼焦煤难有增量。增产的煤炭都在西部地区,几乎没欧焦煤矿井,近1亿吨的长协价相对稳定,市场价波动较小,低灰低硫优质主焦煤价格坚挺。

三是焦炭价格在淘汰落后4.3米焦炉的前提下,价格仍有大幅起落。

来源: 中国煤炭教育网

评论

发表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新用户请点击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