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刚果金调研随笔:15万美元赚2亿的“淘矿”神话还在吗?


2018-11-21    浏览次数(205)    
刚果金调研随笔:15万美元赚2亿的“淘矿”神话还在吗?

一、初印象

开车迎接我们的是一位“黑哥”,他其实只是姓黑而已,看起来饱经沧桑,问一下,他在非洲各国奔走已经十多年了。在以后的几天里,我们听他讲解看到的奇特现象,比如路旁高大的小山丘其实是白蚁窝、破旧的帐篷底下其实有个大洞,那是手抓矿点,等等。

在异国他乡遇到国人,我们心里暖融融的。不过,面对当地有权者时,我们却有点胆战心惊。比如,在刚果金,拍照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调研的时候,路过一家中国企业造的公路收费站,我们有人拿出手机拍了一下,立刻引发抗议,一位背着长枪的黑人走过来叽里呱啦一番,眼看就要出状况。关键时刻,陪同的司机兼翻译走出去交涉,最后不了了之。

在刚果金,有权者索贿受贿似乎是公开的行为。我们离境的时候,检查人员翻开我的提包,露出美元现钞,直接伸手就要,几乎是从我手里抢过去10美元随即放行。施毅愤怒地说,无论进出境,他坚决不给钱,要树立中国人的良好形象。离境时,虽然花了一点时间,他最后还是昂首过关。他说,中国人遇到索贿不知道拒绝和抵抗,这是不对的。

当然,没有人知道抵抗的风险有多大。前些时,有中国公民在刚果金境内砍伐红木被抓,此后,就连持有红木饰品的人都会被抓。这一次施毅买的两个木雕作品,虽然确定不是红木,但听说在机场风险很大,也只有乖乖把木雕留下来。

还有一次,我们过收费站,竟然遇到移民局的人,要我们交护照。显然又是要钱来了。翻译走出去,跟其中一位哥们握手拥抱,原来俩人是熟人,移民局的官员见状,就把护照还给我们,放行。

小官小贿、大官大贿。所以,官员是当地的有钱者。虽然有公开的官员选拔制度,但能当官的,还多数是有裙带关系的。所以,“权贵”这个词有鲜明的指向。所谓权贵,既有权又有钱,大事小事说了算,想尽办法赚美元。据说,曾经有一次,机场从一个手提箱里搜出2000万美元的现钞。

我们到过一个当地官员建造的别墅,三栋连在一起的小楼看起来很漂亮,月租金3000-5000美元。而陪同我们去的那位翻译大哥(一位身材魁梧的黑人),虽然月收入1500美元、妻子是医生,且家里还开着一家店,但却盖不起房子,只好租房子住,一家五口(三个孩子)的月租金要高达500美元。他说自己也打算盖房子了,可能会花几千美元买块地,然后一步一步盖房子,总要20万美元才能盖起一座像样的房子吧。

二、天堂国度

这么说,也许你没什么概念,我举几个物价的例子:在刚果金加油,每升油的价格约1美元,普通工人的月收入50-150美元,华人企业的当地熟练工人工资100-500美元,类似于律师等白领阶层则能高达1000美元以上。汽车过路费每百公里3美元。日本的二手车一般200-500美元。在西餐厅吃一份剪牛排40美元。

看看这个价格,你说不是觉得跟中国的中等以上城市物价水平差不多?貌似如此吧。虽然卢本巴希是刚果金的最大的工业城市,人口也不过80多万人,但在城市中心地带却是车水马龙,十字路口没有红绿灯,大家养成习惯依次通过,看不到什么摩擦冲突。

只不过,这里的马路绝大多数是土路,车开过,尘土飞扬迷人眼。我们在去万宝的路上有近百公里走的是土路,大卡车流水一样来往不断,我们的越野车颠簸前行的时候,前车扬起的红黄色的尘土犹如毒雾,路上的能见度不足一米。车穿过尘雾,就是湛蓝的天空和朵朵白云,对照之下十分刺眼。路的两边,是一人多高的野菊花,黄色的花朵在绿叶映衬下格外艳丽。

刚果金的野菊花处处可见,甚至成为道路两边的“绿化树"。我们行程两百多公里的路上,就没见路边种树,全是高大挺拔的野菊花簇拥在路两旁。最高的有3米多高,花茎就像树枝一样一样的。路旁有高压线的地方,正有人在“砍草”,其中主要的工作就是将这些野菊花砍倒,以防它们长得太高触及高压线。这个工作,每年都要进行一次,可想而知野菊花的生命力有多顽强。

这是一个物产丰饶、自然资源极其丰富的近乎天堂的国度。矿产方面,卢本巴希到赞比亚一带正好有一个非常大的铜钴矿床带。矿脉的走向犹如一只月光宝盒斜斜插进地里(从长度看,这个宝盒有500多公里长),其中在刚果金这里是宝盒的头部,所以矿床多数在地表,露天矿到处可见。到赞比亚那里则深入地下,开采成本大大增高。在刚果金,很多当地人会轻易从地表采到铜钴含量超过30%的矿石!当地由此形成了一个奇特的“手抓矿”行业。

所谓手抓矿,顾名思义,矿工手工操作,从地表采集、挖掘矿石。10年前,华友钴业刚到这里的时候,曾收购到大量高品位(高于25%的比比皆是)钴矿,品位低于10%的是根本看不上眼的。而今天,寒锐钴业的人说,5%的现在也是宝贝了,有的低于2%也要收了,因为好东西不多了。同样,10年前,当地人挖到的铜矿是可以直接上火炉煅烧炼铜的,而火法冶炼的基本前提是含铜30%以上。当时,刚果金有近10家中外企业火法炼铜。10年后,这些企业几乎全部倒闭,因为铜品位迅速下降到5%以下了。

不要小看这个5%。有一家外国公司在当地开采铜有四五十年历史,他们的尾矿库(就是炼铜之后的废渣库)的铜金属含量还超过2%。最近,他们的尾矿库被人收购,用于再次冶炼——在中国,所有铜矿的金属含量平均不到1%,品位大于1%的大型铜矿占比不到15%。品位0.5%的铜矿都被中国人当成宝贝的。

三、贫富差距如天地

前些年,铜价高,当地人就手工采铜矿石卖。去年底之后,钴价暴涨,他们就放弃铜转而采挖钴矿石。目前,5%品位的钴矿石卖到采选厂,每吨价格已经飙升到1100美元,而去年初的价格才200多美元。以钴矿石量推算,当地手抓矿工人均年收入估计也不过1000美元上下,而矿石中间商和生产商的利润则要高的多:矿工每收入1美元,后者的收入会超过50美元。

过去10多年,大量中国人进入刚果金“淘金“。当地人手工采矿后,中国人来收购,汇集之后卖给采选冶炼厂。其间的利润以10倍计。有估算,一个中国人跑村子里收矿,大约20天就可以赚100万美元!有一个传奇故事是,2000年,某浙江商人带着15万美元来收矿,两年后利润达到了2亿元人民币!

传奇是别人的,富豪属于权贵,当地普通人的日子却苦得多。哪里发现有高品位的钴矿,就有一大堆的人跑过来,架起帐篷,就地向下挖矿。有时候是全家老少一起上。挖出来的矿石,他们还要经过人工选矿或洗矿,留下品位高的矿石等着卖钱。一家人成年累月辛劳,收入也不过两三千美元——2015年刚果金人均GDP只有450美元,是全世界最贫穷的国家之一。

普通百姓穷到什么地方呢?我们行走的主干道两旁,透过野菊花丛,能看到一些零星的民居,几乎清一色是砖土砌成的低矮平房,屋顶有的铺着草,有的搭一块塑料布。房屋几乎没有窗,也没有门,最多有块塑料布遮一下而已。为什么呢?因为这里是真正的”家徒四壁“。屋子里没有家电,甚至没有柜子等家具,最多就是一点锅碗盆。

车行大路上,透过窗玻璃看过去,很多孩童衣着褴褛,颜色陈旧,犹如100多年前的中国。在卢本巴希和利卡锡,我们仅有的三次停车休息和购物,都遇到过有儿童或大人向我们伸手乞讨。

也有亮色。车行中途遇到收费站,或者临时修路暂停处,总有一群年轻女子一拥而上卖东西,主要是煮花生、香蕉、煮玉米等。询问一下价钱,一串香蕉或一袋花生不过300刚郎,约合人民币1.5元。黑哥说,这些卖东西的女孩子值得尊重,是靠辛勤劳动赚钱的好孩子。我曾开车窗对一个梳着一簇小辫子的女孩子说,“You are beautiful!”她听懂了,在别人的欢笑中一脸羞涩地离开了。

类似追着车子卖东西,让我想到了1990年代之前的中国,那时候,火车每一次靠停车站,都有众多卖小吃的商贩涌上前来。但卢本巴希市中心的繁华却又像当今中国的很多乡镇的中心。那里有当地唯一的购物中心,还有旅馆和饭店,也有购物一条街。路边有卖农产品的,也有卖手机卡的。在这里,我们还发现了一个华为手机专卖店。3G的流量费用是100M只要1000刚朗,约合人民币5元。

但是,离开城市到乡下,别说手机,连电灯和电话都没有。到了晚上,这里的人们会因为没有电灯而早早入睡,晚上8点过后,村子里就一片黑暗了。甚至于,为了节省食物,他们多是一日两餐。

他们吃什么呢?当地的主食是玉米和木薯。他们烧开水,将玉米面加入水里搅拌,持续搅拌之后干稠的,就是主粮。在中国,玉米面已经没人吃了,变成了喂猪的饲料。但是,刚果金的玉米还不够吃的,需要进口。

四、人比人

那么丰饶的土地,怎么可能连玉米还不够吃的呢?要知道,刚果金的领土面积有234万平方公里,几乎相当于中国的四分之一,但人口只有7000多万人。资源丰富、雨水充沛、光照充足,随便撒下种子都有收获啊!但是,没有人撒种子。路边能看到收获过玉米地,玉米秸颜色已经变黑了,立在地里干巴巴的。即便在上午的时间,路边的村子里还是能看到很多男男女女在玩耍。

中企的管理人员说,刚果金的黑人很懒,如果不监督,效率就很低。比如,让他们浇花,本来半小时能做完的,他们却几个小时都做不完。任何工地现场,如果没有人监督,工作效率就都很低。而且,几乎人人都偷东西。在他们看来,能偷到且不被发现是一种本事,回头可以在乡党面前吹嘘。一旦被发现、或者其他事情犯规被批评,也就是那么一会会儿的事情,没多久他们就忏悔过了,说上帝原谅他了,一如既往地偷懒耍滑。

不止如此,当地的治安情况很糟糕。时常有中国人被抢劫的消息。中国的大使馆发给我们的信息,都是提醒不要单人上街。中企员工出门,也一定是结伴而行,最重要的是要有一位当地黑人陪同,那就没事儿了。

考虑到治安的问题,所有中国企业的厂区都是一道围墙圈起来,墙上有铁丝网。在美资TFM的营地,我甚至看到了内外两道铁丝网隔离墙!由此或许你呢呢个理解,派往刚果金工作的员工,很苦,很苦。他们一天工作结束之后就只能在高墙内娱乐一下,K歌、玩游戏、喝酒,最大的享受则是每周一次的去唯一的商店购物,据说那个购物中心繁华一如国内的大卖场。华友的员工唱歌水平很高,紫金则建了专门的羽球馆和台球馆。可是,即便如此,如果让你每周末都只能做这些事情,人也会疯掉的。所以,年轻人不愿意留下来。很多人呆了几个月后就坚决要求回去,有的人甚至说给一百万也不要,必须回家、回中国的家。

中国企业的员工薪资情况如何呢?据我们了解和推测,新人过去,年薪不过10万元上下,中层以上管理人员三五十万,最高层不过百万元左右(人民币)。这个标准,对于国内员工来说不低,在当地似乎也很高,但如果与欧美企业相比,就差很多。

去年,洛阳钼业收购了自由港公司旗下TFM的56%股份,作价26.5亿美元。去调研的时候,我们有两大震撼性发现。首先被震住的是他们的营地里有十几栋独立别墅,高管人员的住处跟欧美国内没什么区别,别墅周围还有网球场、篮球场等。营地内还有众多板房,可以一次性容纳3000人住宿,当然,当地的普通员工只能住板房。

另一个震撼在现场。我们乘坐企业的巴士,在矿区内行走了两三个小时也只见到了冰山一角。因为这是一家远景铜储量高达3000万吨的矿山企业,占地面积近3000平方公里。企业管理非常先进,公司雇佣和签约的当地员工近7000人。他们的铜矿综合开采成本才2000美元/吨,而当前铜价接近6000美元。洛阳钼业以26.5亿美元拿下这家公司56%的股份,并有其后24%股份的收购权。横算竖算,这笔买卖都是划算的。

值得注意的是,洛阳钼业虽然有了TFM的控股权,但迄今尚未派出一兵一卒。接待我们调研的是一位美国高管。他们管理层的大本营是一个类似于中国企业的封闭园区。只不过,中企的房屋清一色的大排房屋,而这里却有十几栋独立的别墅,高管人员住别墅、普通员工住大排板房。美国高管的年薪在70-200万美元之间不等,且工作6周、休息2周。接待我们的那位老美,已经逛遍了世界上50多个国家和地区。

调研中,我们不止一次发出感慨:中国的管理层跟欧美人相比不只是条件苦,工作能力却不差,工作效率非常高。华友、紫金的高管都与员工一样住在大排屋里,吃饭也在同一个食堂,工作更与大家在一起。而且,他们普遍是一年才有两次休假机会。所以,某位国企的管理人员才会自嘲道:我们,是被流放的……

五、人与人

只是,与很多年前的流放者相比,中企的员工几乎没有办法融入当地的生活。我们调研的华友、紫金、鹏欣、寒锐等企业,都存在着中企员工与刚果员工1:10左右的比例关系。比如,寒锐钴业有中方员工46人,刚果员工410人;华友和紫金的当地员工人数都超过千人,而中方管理人员不过百人。

在刚果金,中企采取的是国内员工负责上层管理,中层从优秀的黑人员工中选拔,让他们去管理最底层的劳动者。在华友,我们见到了早班时数十名黑人接受班前训,也见到了数十名员工下班出厂排队接受搜身检查(防止偷盗)。虽然食堂里有中式快餐,但也都有特地为当地人准备的快餐。中方与刚方的员工由于语言不通和习俗不同,很难有融合。我们只听说过两例中刚通婚的情况。

当然,普通的刚果金民众对中国人是友好的。一方面,中企在当地做了很多善事,比如修路、打水井、盖学校,等等。中企在当地一般都有自己的农场,华友就有自己的庄园,除了种植、养猪,还有两万多只肉鸡和蛋鸡。自己吃不完的也会销售到市场上。另一方面,雇佣的当地人工资收入算首屈一指(以人均GDP450美元来算,中企的黑人员工年收入会达到3000美元以上),也让很多人羡慕。

我们去紫金矿业管理部的时候,经过一条尘土飞扬的路,路的右边是一个个颜色各异的手抓矿帐篷,左边则是一条小河。河里有很多黑人在洗矿、洗衣服,其中不乏孩童。我们的车经过时,他们中的很多人会挥手致意,有的口里喊着中国话,“你好”!我们挥手的时候,他们很兴奋,有的小孩子会一下子脱光衣服,露出小鸡鸡向我们炫耀。

华友的沈总说,当地人虽然很贫穷,但是他们活得很开心。尤其是我们去的那个地方,科卢韦齐,他们感觉很知足,眼睛里流露出的是发自内心的真诚的笑意。

六、刚果金的未来

笑脸换来的并不都是善意。1870-1960年的90年间,比利时人统治着刚果。1960年刚果人宣布独立,但一直到1971年后才安定一点,改名扎伊尔。其后很快就内乱,1997年新政府才上台,2001年,政府首脑被枪杀,他的儿子,曾在北京学习过的卡比拉继任,是谓小卡。2006年,他大选获胜,按照宪法连任两届就要改选了,但或许是担心群龙无首、或许是担心利益受损,小卡不肯举行选举,国内一度动荡。目前,新的选举定在今年底,但能否举行谁心里也没底,因为焦点在于总统是否可以继续延期的问题。小卡今年46岁,想一下吧。

问及当地华人,大家也是心怀忧虑,但比较一致的意见是:如果小卡能继续执政下去,刚果金才有希望。因为,他毕竟已经统治国家15年时间,各派力量中他是最强的,如果按照美国的意思民选,下一次不管谁上来,乱的概率大。

这是一个两难的选项。在这样一个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搞民选,结果会怎样,没有人知道。40年前,刚果的国家矿业公司曾是世界上最大的铜生产商,曾是世界500强的企业,随后的连年战乱,这个公司濒临破产,国家的大多数矿产资源被英美公司掠去。一个资源丰富的国家,谁会关心你们这些穷人的未来呢?英美企业只要自己能赚钱,怎么会在乎其它呢?

这一次调研洛阳钼业收购的TFM,大家都感觉很震撼,直呼收购价太便宜。为什么会有这么好的机会呢?中方人员透露说,就在洛钼签署协议后一周,美国突然宣布对刚果金制裁,后来才知道,人家经过各项评估,一致认为刚果金即将发生内战。而洛钼显然看到了更久远的未来:即便有乱,以后呢?

中国人的精明处处可以体现出来。2000年之后,几乎在这个国家还没有摆脱内乱的时候,一批勇敢的中国商人已经踏足到这个矿产资源丰富的国家淘金。10年前,中国企业就已经遍地开花。但由于铜钴品位下降,早先进入的企业大多数倒闭了。但他们的牺牲却为后来者积累了经验。

如今,这里最好的道路全部是中国造。中国的华为承担了刚果金几乎全部的通讯设施建设和维护,中国的万宝、紫金、洛钼、华刚等国企先后高价收购了一些矿山。其中华刚更以无偿建设电站和公路等条件,换来一些矿山的开发权。中国企业的铜钴产量已经占到刚果金总产的60%。

交流中,中国的管理人员一致认为,过去10多年,中国企业走出去闯荡天下,逐渐形成了不同的投资带和产业集群。当此之时,中国政府提出的一带一路政策,不是凭空想象的,而是来自于实践,是对实际现象的升华。一旦提升到政府和国际层面,将十分有利于中国企业的继续发展,也将显著造福相关国家。

一带一路,方兴未艾。如果中国企业能在刚果持续稳定经营20年,这个国家的面貌将发生深刻的变化。如果刚果金的面貌能改观,整个非洲乃至一带一路沿途的各个国家,就都将有显著发展。这将是中国对世界的贡献。

七、变化开始了

在华友的管理层看来,很多变化正在悄悄发生。他们刚来的时候,刚果金的员工要求每日付薪,钱拿到就立即花光,是日光族。在他们的努力下,员工逐渐接受了周薪制,现在终于接受了月薪。以前没有员工愿意加班,而现在,每天12小时轮换制下,还有员工愿意加班工作,周末或节假日也愿意加班享受高新。制度的变革,方便了企业的管理,也让部分员工逐渐有了积蓄的概念,个别人甚至已经开始买地盖房子了。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在中方人员看来,刚果金的黑人变化是明显的,但进步还不快。毕竟,时间还短。如果现有企业能持续运营10-20年,员工的变化才会很深刻。他们期待一个稳定的刚果金,期待一个发展的刚果金,而不至于像现在这样,几乎所有的生活用品都要从国内运来:卫生纸、饮水机、办公柜、桌椅床铺……

缺乏轻工业,根子是资源和重工业。刚果金没有水泥,没有焦炭,没有钢材,于是,几乎一切基础设施建设都要依赖进口,价格便贵得惊人。比如,湿法冶炼需要硫酸,在中国,硫酸的价格只需要每吨50美元左右,而刚果金的硫酸不足,市场价需要200多美元。焦炭,中国价格300美元上下,运到刚果金的成本高达680美元,从津巴布韦进口则便宜一点,也要500多美元。

正是由于这样的原因,刚果金缺乏重工业,也几乎没有什么轻工业。这个出口资源的国家,换来不少外汇,但外汇却集中在少数人手中。国内的达官贵人,几乎人人都把子女送到国外去读书,手握大把美元,在国内的投资却甚少,要依赖外国投资才能维持货币的稳定。由于小卡的政策和中国的介入,刚果金的货币在过去五年保持着相对稳定,10年前,1美元兑换350刚果法郎,5年前贬值到1000刚郎,最新的汇率是约1350刚果法郎兑换一美元。刚果街头的杂货店里,多数商品的标价是1000刚郎起,100刚郎以下的标价几乎看不到了。

在刚果金,美元可以同步流通。不过,当地人只认5美元以上的纸币,对1美元不认可。而人民币,则迄今也没有成为硬通货。人民币走出去,仍需假以时日。

施毅先生的结论是:如果中国强,则一带一路有希望;如果一带一路能持续,则非洲有希望。

来源: 矿业人

评论

发表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新用户请点击注册

相关新闻

更多

相关项目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