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亚洲

紫金矿业:扬帆出海 对标国际矿业巨头


2018-09-13    浏览次数(224)    

福建上杭有一片神奇的红土地。 革命战争年代,她哺育着摇篮中的红色政权,古田会议、才溪乡调查历历在目;改革开放年代,她又见证了一家县属矿产公司从“一穷二白”中奇迹崛起。 25年间,以陈景河、蓝福生为代表的紫金矿业创业集体白手起家、艰辛创业,从矿石品位低、黄金总量少、一度被各方专家视作不具开采价值的紫金山金矿起步,发展成如今全球有色金属企业第14位、全球黄金企业第2位的黄金龙头、有色航母。 紫金矿业究竟如何“变废为宝”?新的经济形势下“紫金速度”能否持续?矿山开采与环境保护能否和谐共生?近日,证券时报“中国上市公司高质量发展在行动”采访团一行来到公司上杭总部,试图揭开其背后的成长密码。 在与证券时报副总编辑成孝海的对话开始前,陈景河笑言自己不善言辞,面对采访团的“长 木仓短炮”,心里有些紧张。不过,当话题一旦正式转入他所“怀有特殊感情”的紫金山金矿,却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紫金矿业是改革开放的践行者和受益者

     成孝海:今年是公司成立25周年, 25年来紫金矿业是如何从一家县属矿产公司发展成全球性的大型矿业集团?

     陈景河:紫金矿业能够在25年间从一家非常小的县属企业成长为初具跨国公司规模的矿业公司,我认为最重要是赶上了改革开放的好时机,紫金矿业是改革开放的践行者、受益者。 紫金矿业的前身是上杭县矿产公司,1993年更名为福建省上杭县紫金矿业总公司。在此之前的十年,我在地勘单位工作期间发现了紫金山的金矿与铜矿,主动请缨调到上杭来主持开发工作。 起步之初,公司总资产三百余万元,负债率超过90%,在无资金、无技术、无人才的条件下,完全是依靠企业一批年轻人边学习边干边探索,逐步滚动发展起来,整个过程中充满着艰辛也充满着收获的喜悦。 1993年至2000年,以紫金山金矿的开发为主要任务,前后完成四期技改工作。从早期对黄金和矿业开发基本没有经验,直到把紫金山金矿开发成全国最大的黄金矿山;2000年顺利完成股份制改造,明确提出面向全国发展,在矿业低迷期收购了一批极具价值的矿山。 2008年回归A股,首开每股0.1元面值发行的先河,之后全面加大国际化进程,去中亚、大洋洲、非洲等地区发展,成为“一带一路”的践行者。

    成孝海:今年也是紫金矿业A股上市十周年,上市十多年来有何收获与体会?

     陈景河:我们先是于2003年12月份在香港上市,发行30%股份募集了13亿港币,这对紫金矿业的发展十分重要。2008年回归A股,发行10%的股份募资接近100亿元。 2003年至2008年短短的五年时间内,公司业绩实现了裂变式的增长。一年后的原始股解禁,更是创造了诸多紫金财富“神话”。 在诸多的上市公司中,紫金矿业一是整体上市、管理透明;二是成立之时已基本实现了所有权和经营权的分离,目前是一家国有相对控股的混合所有制企业。这些年来,公司的投资决策基本上由董事会审议决定,大股东对公司管理层非常支持和信任。 如今的紫金矿业,资产规模、营业收入、市值均接近或超过千亿元,经济效益连续多年保持行业领先。我们的金、铜、锌主业突出,是中国控制金属矿产资源最多、金属矿产品产量最大的企业之一。 此外,公司在海外拥有的黄金资源量与产量也已经超过了国内,铜的资源量也超过了国内。海外资产约占公司总资产的20%,海外项目利润贡献超过30%,海外矿山基本分布在“一带一路”沿线。 可以说,在紫金矿业发展的很多关键时刻,资本市场都给予了我们很大的帮助。过去在与投资者的沟通上还存在一定的欠缺,感谢证券时报提供这个与投资者交流的机会,今后我们将进一步加强与广大投资者的沟通。紫金矿业的未来依旧需要依赖资本市场的支持,再一次感谢广大投资者对紫金的信任。 拥有资源才拥有未来

   成孝海:黄金和有色金属行业现状如何,未来又会呈现怎样的发展趋势?

    陈景河:中国是全球最大的黄金消费市场,但国内的黄金资源总体储量小、品位低。 中国能成为全球最大的黄金生产国与消费国,离不开中国矿业公司的技术实力。尽管资源禀赋差,但诸多的技术与管理水平实际上是不亚于西方优秀矿业公司。 例如,中国过去没有超大型金矿,最大的金矿就是山东新城金矿,日处理矿石量2500吨,年产黄金不到3吨。而紫金山金矿全面开发后,最高峰时日处理矿石量十万吨,年产黄金18吨左右。 紫金山金矿是一个低品位矿山,它的生产工艺在现有矿山中找不到类比,所以开发过程激发了大量的技术创新,为我们培育出深厚的创新文化。 有色金属方面来看,中国在资源储备上也存在比较大短板。中国基本金属的消费量已经占到全球的40%-50%之间,但自给率却很低,对外依存度非常高。铜是国内最短缺的资源,目前70%依赖进口,铅、锌相对好一些。 中国对有色金属消费量快速上涨引发了价格普遍上扬,紫金矿业在这个过程中搭上了顺风车,获得巨大收益。总的来说,尽管目前中国的黄金与有色金属行业取得了不错的经营业绩,但可持续发展能力还相当不足。作为全球最大金属消费市场,我们在全球拥有的资源量极为有限,仍受制于西方发达矿业国家,中国矿企任重道远。 成孝海:请陈总介绍一下公司的矿产资源储备和开采情况。 陈景河:对矿业公司而言资源是最关键的,资源是矿业企业的最核心资产。紫金矿业目前资源储备总体不错,黄金有1320吨,铜3147万吨,锌783万吨,应该是中国控制金属矿产资源最多的企业之一。所有数据均为权益数据,相对较为客观真实。 矿产金方面,随着紫金山金矿资源的枯竭,去年黄金产量显著下降,所以我们也在进一步加强黄金方面的并购;矿产铜去年产量大致21万吨,今年预计会在24万吨左右,我们已经是国内拥有铜资源量最多的企业,未来铜板块会有爆发式的增长;锌板块以往并非我们的主营业务,但是去年锌产量达到27万吨,成为了中国最大的矿产锌企业。 矿业公司不应该注重短期盈利行为,更应关注拥有多少优质资源,拥有优质资源才有未来。从这三个板块看,近些年通过不断并购,紫金矿业未来在资源拥有量与开采上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市场好的时候赚钱不是本事

    成孝海:黄金及有色金属价格近年走势如何?陈总如何判断未来的价格走势?

    陈景河:虽然最近一段时间黄金和有色金属价格出现相当幅度下调,但近两年来的价格相较历史低点还是有比较大幅度的提升。我认为之前的上涨是一种超跌背景下的回升和反弹,因为矿产品价格已背离实际价值。 但是,市场好的时候赚钱不是本事,在市场非常低迷的时候还能盈利才是真功夫。2014年矿业低谷期间的紫金矿业,在全球范围内从公司规模来衡量,仅是中等规模企业,但我们的利润甚至可以在全球金属矿业企业中名列前茅,一切得益于紫金矿业优质的矿产项目和较强的抗风险能力。 对于未来市场趋势预测,我还是比较保守的,因为如果认为市场价格节节攀升,盲目乐观地做出重大投资决策,企业可能会有大问题。 首先,我认为成本无疑是价格的重要支撑。现在做矿山,不管是在中国还是在全球,并购的成本都非常高。容易开发的矿已经开采殆尽,现在开采的矿山大多品位相对较低,投资成本相较前十年、前二十年却大幅度提升。 我也不认为金属价格回暖就意味着矿业春天到来。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基本金属消费国,但目前消费量已经到了接近顶部的阶段。十九大之后我们的增长方式在转变,继续期待通过中国需求大幅增长来拉动全球市场是不现实的。 当然,包括非洲、东南亚、印度等在内的新兴市场还有很大空间,所以我们对于市场趋势谨慎乐观,但不认为存在大幅上涨的可能。个人认为当前矿产品价格在一定的区间内波动属于正常现象,我们对于当前的矿产品价格还是较为满意。 矿山开采能够与环境保护和谐共生

    成孝海:2010年发生的“7·3” 污染事件是公司高速发展中的一处“伤痛”,您又是如何看待矿山开采与环境保护之间的关系?

    陈景河:2010年7月3号,我们出过一个重大环保事故,9100立方的含铜酸性废水因暴雨天气影响渗漏入汀江,导致下游水体污染和养殖鱼类大量死亡。 这是一件非常惨痛的教训,我们从来没有回避,在事故现场立一个警示碑,把7月3号定为集团的环境安全日,时刻提醒大家“警钟长鸣,知耻而后勇”。 但对于环保问题,我也希望借这个机会谈谈自己的看法:矿山开采不等于污染和破坏,开发和环保并不矛盾。 物探、化探显示一个地区的金属异常,是找矿的基础,这些异常其实就是环境地质的重要内容。以位于福建上杭的紫金山为例,这个矿是我在80年代勘探发现的。当时之所以在这里找到矿,其中一个重要线索是从山沟里的水中测试出铜。15亿吨的铜矿石埋在山里,其土壤、水本身就存在大量的铜异常,但这些异常并不是矿山开发导致的。 这样的区域即使不开发,也是以铜为主的金属异常区,你把水拿来泡茶的话它是黑色的。假设把这些金属看作“污染源”。实际上,我们开发矿山是对“污染源”进行根源上的清理,相当于动手术对金属进行了“切除”处理,把其中有价值的部分利用起来。 我认为不能以偏概全,偏激地认为矿山开发就是破坏环境,当然开采的时候对环境有一定的影响,但要重视它的再造。通过重视环境保护,重视生态恢复,后期的矿山是可以比原来更好的。 紫金矿业取得这么好的效益,绝对不是依靠掠夺性开采,放弃安全与环保。你们今天到紫金山金矿去看过了,我们在矿山还在开采的时候,就开始有条件地恢复植被。我们在西北新疆的阿舍勒铜矿,过去矿区驻地是一片荒漠戈壁,现在已经绿树成荫。 新一轮发展方向在海外

    成孝海:未来如何增储,今后的重点放在国内还是国外?

    陈景河:黄金和铜将是最主要的并购方向。目前国内从矿业政策、可并购资源等方面看存在比较大困难,发展空间相对有限,所以紫金矿业未来新一轮的发展会在海外。 海外并购有两个方向:一个是直接并购成熟项目,例如在产的,这样增长最快;另一个是加强对已并购项目的地质勘探。例如2015年我们并购了刚果(金)卡莫阿控股公司49.5%的股份,当时这个矿山的铜资源量只有2400万吨。我们进入后,全力推进勘探工作,现在的铜资源量已经达到了4249万吨,平均品位2.56%。特别是其中有700万吨的储量,平均品位可以达到6%以上,属于超高品位。 这个矿现在已成为全球尚未开发的最大铜矿,也是品位最高的铜矿。这说明紫金矿业对已收购矿山的补充勘探的成果非常显著,我们目前拥有的资源储量有60%都是收购以后进一步勘探所取得。 成孝海:海外扩张在区域布局上又是怎么考虑的? 陈景河:首先希望在矿产资源最丰富的地区进行并购。矿产资源全球分布不均衡,在最丰富的地区开展业务才有大的空间。但是目前最好的地区或者说最重要的矿产,大部分被西方老牌矿业公司所拥有。我们是后来者,机会相对有限。 其次就是到开发程度相对低的地区去。比如在中亚,我们比较早地部署了一批项目。中亚是中国的邻居,资源也比较丰富,我们在这些区域还是有一定的优势。另外,非洲也是我们非常重要的布局点。 成孝海:刚才您提到了卡莫阿-卡库拉铜矿,目前它的建设情况如何?建成以后对于紫金矿业有什么样的意义? 陈景河:这个项目全球都非常关注,现在已经开工建设了。这个矿山的首期开采品位比较高,平均品位在7%左右,这种超高品位的铜矿对于企业经营产生的效益是可预期的,未来将成为公司利润非常重要的增长点。 总的来说,紫金矿业过去25年的成功主要是搭上了中国改革开放、大规模工业化和城镇化的顺风车。未来能否成功,关键要看紫金矿业的国际化进程。至2022年,公司主要经济指标在2017年的基础上要努力实现大幅度增长,成为全球重要的金、铜、锌矿产品生产商,资源储量和矿产品产量力争进入全球前列。 

来源: 证券时报

评论

发表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新用户请点击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