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亚洲

“盘古系”掌门人实名举报 牵出沙钢百亿级别重组


2018-04-16    浏览次数(93)    

  来源:中国财经图库 本版制图:周靖宇

  证券时报记者 于德江 王基名

  4月11日中午,深圳盘古系掌门人徐锴俊在朋友圈晒出一份举报信,联合深圳市盘古数据有限公司(下称“盘古数据”)实名举报北京德利迅达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德利迅达”)及其实际控制人李强,以追讨债务。

  对李强的举报也牵涉出四川金顶(600678,股吧)曾经的重组迷雾和沙钢股份(002075,股吧)正在进行中的百亿重组,德利迅达是上述两项重组的重要标的,但徐锴俊所举报的“抽屉协议”内容及相关欠款事项均未出现在两家公司的重组报告中。

  4月12日下午,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与徐锴俊面对面,聚焦本次“愤怒”的举报及其背后牵涉的债务问题。

  实名举报追讨欠债

  4月11日中午,徐锴俊在其朋友圈晒出一封举报信,并配文:“退无可退,无法再退!忍无可忍,无需再忍!今天,我怀着沉重的心情签发了一份文件,这是盘古体系第一次用司法的方式来解决业务的问题。这是我不愿意看到的,但无奈,我只能选择向证监会举报以及随后的司法诉讼程序。”

  徐锴俊和盘古数据一道,向证监会、深交所、深圳证监局实名举报德利迅达及其实际控制人李强。

  说起徐锴俊,投资界人士应该并不陌生,作为已数次现身资本市场的人物,其一手创办了盘古数据,但在后者注入精功科技(002006,股吧)失败后已将全部股权悉数转让,二者已无股权上的关系。另外,徐锴俊控制的深圳盘古天地产业在不久之前接盘中科招商成了海联讯(300277,股吧)的第一大股东。天眼查显示,目前徐锴俊仍有包括深圳市盘古运营服务有限公司在内的37家企业。

  而本次事件的另一主角李强以及德利迅达与资本市场也渊源颇深。四川金顶曾拟并购德利迅达,以失败告终。之后不久,沙钢股份又要收购德利迅达。李强还先行一步,受让了沙钢股份6.34%的股份。

  到底是什么让两位“大佬”级人物闹到用举报来解决问题?这要从2014年双方的一笔收购说起。2014年11月及12月,德利迅达收购了盘古数据所持有的深圳市盘古龙华数据有限公司(下称“盘古龙华”)100%股权,受让了盘古数据已完成基本建设但尚未交付验收的盘古锦绣5号数据中心和还在建设之中的盘古锦绣6号数据中心。

  不过,在上述交易中,徐锴俊与李强还另行签署了一份《股权转让协议》,约定李强在完成四川金顶股权交割后60天内,向徐锴俊支付2.2亿元现金;交割完成1年后,再向徐锴俊支付2.076亿元现金;李强为徐锴俊代持2000万股四川金顶股票。

  2015年5月,四川金顶披露重组草案。(注:四川金顶2014年11月27日公布的重组预案中,盘古数据尚不在德利迅达子公司列表之中,此次草案中加入。)2016年1月,四川金顶终止收购德利迅达。2017年6月,德利迅达成为沙钢股份重组标的之一,后者至今尚未复牌。但是在四川金顶和沙钢股份的重组预案中,均披露了上述两笔共计4.276亿元现金支付和2000万股股票代持事项。

  另外,2015年初,李强请徐锴俊代付款项,盘古数据分两次向济南兆讯经贸有限公司(下称“济南兆讯”)付款3570万元和2020万元。后来,济南兆讯向盘古数据转回600万元,剩余款项仍有4990万元。这些债务,德利迅达及李强也未在重组方案中披露。

  举报信还称,德利迅达收购盘古龙华后未进行实际经营和管理,仍由盘古数据实施经营管理。盘古龙华至今仍有220万元的资产转让款项未支付给盘古数据。

  鉴于德利迅达仍为沙钢股份重组标的,徐锴俊和盘古数据向证监会、深交所和深圳证监局实名举报并建议相关部门核查。

  四川金顶重组迷雾

  四川金顶重大资产重组收购德利迅达的失败,是徐锴俊与李强产生债务纠纷的关键。

  2014年11月27日,四川金顶披露重组预案,在所列子公司中尚无盘古龙华的身影。

  根据徐锴俊的说法,当时,李强要将德利迅达注入四川金顶,可是德利迅达业绩数据不佳,在此情况下要并表优质资产充业绩。而此时的徐锴俊正处于创业初期,盘古数据的重资产模式导致公司缺乏周转资金,在圈内人的介绍下,双方一拍即合。

  在接受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专访时,徐锴俊表示,之所以出售盘古龙华,就是因为创业初期缺钱,有了这笔钱,才有了盘古数据后续的发展,才有了今天的局面。从这个角度上看,徐锴俊感恩与李强的这次合作。

  即便如此,徐锴俊在这次交易中仍占据强势地位,盘古龙华的交易价格被设定为15倍市盈率,总价超过11亿元。然而,在2015年5月四川金顶披露的重组草案之中,德利迅达收购盘古龙华被一笔带过:100万元收购盘古龙华100%股权,2.87亿元受让5号、6号楼资产。

  徐锴俊介绍,德利迅达还承接了盘古龙华两个多亿的应付账款。也就是说,在明面上,德利迅达当时支付了4个多亿元。徐锴俊认为,盘古龙华是优质资产,当然不能以这个价钱卖掉。

  徐锴俊与李强另行签署了一份《股权转让协议》,但这份协议见不得光,无法显示在重组预案之中。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在专访徐锴俊时见到了这个协议的原件,除了举报信所说的在李强完成四川金顶股份交割后分两次支付逾4亿元现金、代持2000万股之外,徐锴俊还做出了业绩承诺,承诺盘古龙华当年的净利润不低于3750万元。徐锴俊说,这点业绩承诺我闭着眼睛都可以做完。

  按照四川金顶当时重组方案中的发行价格4.72元/股计算,盘古龙华及相关资产的实际交易价格超过11亿元。

  回顾四川金顶的重组草案,公司以发行股份的方式购买德利迅达95%股权,交易价格26.6亿元,同时募集配套资金9.3亿元。交易对方承诺,德利迅达2015年~2018年经审计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不低于2亿元、3.8亿元、4.5亿元、5.1亿元。

  德利迅达当时的股东有40名,李强及其一致行动人侯万春通过创新云科、智联云科控制约34%的股份,赛伯乐亨瑞等7名股东持股17.45%,其他投资人的持股较为分散。若按照当时的重组方案实施,李强和侯万春可以各获得四川金顶8595.04万股的股份。徐锴俊认为他的交易只和李强有关,和侯万春无关。

  然而,到了2016年1月,四川金顶公告终止上述重大资产重组,给出的原因主要是德利迅达的业绩因素。

  而且,深层次的原因可能更加复杂,这就牵涉到了沙钢股份的重大资产重组。

  牵出沙钢百亿重组

  徐锴俊追讨债务的对象李强,不仅是四川金顶重组的核心人物,也是沙钢股份重组中的关键人物。

  2015年12月,沙钢股份控股股东沙钢集团将所持55.12%的股份转让给9名自然人,其中之一就是李强,受让比例是6.34%。李强至今未减持这部分股份,当前和朱峥并列沙钢股份第四大股东。

  2016年1月,四川金顶终止重大资产重组,几乎同时,苏州卿峰成立。2016年9月,沙钢股份停牌。2016年11月,沙钢股份与德利迅达、苏州卿峰签署重组框架协议。随后不久,苏州卿峰通过EJ收购GS的49%股权,同时拥有GS另外2%股权的购买期权,行权后可实现控股。

  2017年6月,沙钢股份披露重大资产重组预案,拟作价258.08亿元收购苏州卿峰100%股权以及德利迅达88%股权。此时,苏州卿峰已经持有德利迅达12%,此次重组后,沙钢股份全资控制这两家重组标的。

  在这次交易中,德利迅达的估值33.05亿元,显然只能是“配菜”了。沙钢股份主要的收购标的是苏州卿峰背后的GS的控股权。

  GS,全称“Global Switch Holdings Limited”,总部位于伦敦,是欧洲和亚太地区领先的数据中心业主、运营商和开发商,2017 年-2020 年,GS 在伦敦、阿姆斯特丹、香港、新加坡、悉尼、法兰克福等城市中心区域建设或者规划建设新的数据中心,预计新增总面积达到18万平方米、新增电力容量268兆瓦,分别较现有水平增长60%、97%。全部建设完成后,GS将拥有高达48万平方米的数据中心,合计电力容量达到543兆瓦。GS拥有目前全球数据中心行业最高的信用评级(惠誉 BBB+、标准普尔BBB、穆迪 Baa2)。

  苏州卿峰的实质是持股平台。江苏智卿在设立苏州卿峰后不久,便将236.5亿元的出资份额悉数转让给了沙钢集团等14家投资者,沙钢集团持有23.90%股权为第一大股东。公告显示,由于股权分布比较分散,苏州卿峰不存在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

  但是,李强担任了苏州卿峰的法定代表人,同时是GS的董事。

  有业内人士透露,正是李强一手主导了苏州卿峰对GS的收购,同时主导了将其注入沙钢股份。在重组问询函中,深交所也特别问及李强在本次重组交易中的作用。

来源: 证券时报

评论

发表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新用户请点击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