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煤炭类

澳大利亚铁矿石和焦煤出口高增长时代将终结!背后最大“拖累”就是中国


2018-04-12    浏览次数(725)    

  摘要:澳大利亚预计,其资源和能源出口总值将在2017-18财年创出历史新高,但同时警告:高速增长阶段将在2020年告终。而在这背后,最大“拖累”就是中国……

  始于一年多前的大宗商品价格回升力度超过了很多分析师之前的预期,也让重要出口国澳大利亚感到意外。然而在他们看来,好景似乎无法长久。

  澳大利亚在作出“2017-18财年自然资源和能源出口总额将创出历史新高”这一乐观预言的同时,又发出了厉声警告:2020年自然资源和能源出口总值高速增长的繁荣期将告终。

  该国工业、创新和科技部在4月9日发布的最新季度报告中预计,未来几年,澳大利亚主要的资源和能源类出口商品价格将下滑。特别是铁矿石和焦煤,将会受累于持续增长的国际市场供应,以及中国钢铁产量下降。LNG价格也将因美国页岩气和世界石油消费增长滞缓而仅仅小幅上涨。

  从这个意义上说,2020年将标志着澳大利亚资源和能源部门的显著增长阶段走到终点。澳大利亚矿业繁荣

下载APP 阅读本文更深度报道

澳大利亚矿业繁荣

  按照澳大利亚工业、创新和科技部的界定,该国的资源和能源繁荣期已经从2004年持续至今,主要分为价格阶段、投资阶段、生产阶段:价格阶段——大致在2004年到2012年之间,显著特征是几乎所有包括资源和能源在内的大宗商品价格都出现了大幅攀升的趋势, 并于2011年达到了顶峰。

  价格阶段——大致在2004年到2012年之间,显著特征是几乎所有包括资源和能源在内的大宗商品价格都出现了大幅攀升的趋势, 并于2011年达到了顶峰。

  投资阶段——自2007年到2017年,由于大宗商品价格走高、供应短缺,市场开始进入了一段全新的投资周期,勘探和投资规模大幅度扩增。

  生产阶段——从2011至今,受益于技术创新,澳大利亚资源和能源产量逐步扩大。另外,矿产品级下滑是供给端的重要趋势,特别是在矿、铁矿石和镍矿市场,这也侧面助推了产量增长。

  资源和能源利润即将触顶

  在澳大利亚工业、创新和科技部看来,受大宗商品出口总值攀升提振,自然资源和能源出口将在2017-18财年达到2300亿美元,创出历史最高纪录。

  然而,这也将宣告澳大利亚资源和能源总值将告别高增长时期, 此后两个财年将逐年回落,实际出口获利将在2019-2020财年进入增长停滞。其中,最大的“拖累”会是铁矿石,因为在供给端,新的低成本供应将涌入市场,它们主要来自巴西;而在需求端,中国钢铁产量下滑将影响其对矿石的需求。

  其中,最大的“拖累”会是铁矿石,因为在供给端,新的低成本供应将涌入市场,它们主要来自巴西;而在需求端,中国钢铁产量下滑将影响其对矿石的需求。

  动力煤和焦煤价格从近期高位回落也将对出口盈利造成负累,同样因供给增加、需求放缓。

  LNG将为2017-18财年的出口盈利做出最大贡献,因出口量和价格都会走高。澳大利亚预计,到今年年底前国内三大LNG基建设施都将完工,预计本国将在2019年成为全球最大LNG出口国。

  当前,按照出口量排名,澳大利亚主要的出口大宗商品为铁矿石、焦煤、LNG、动力煤、黄金、铜矿、氧化原油、铝、矿、镍、中国因素

中国因素

  在这份218页的报告中,澳大利亚工业、创新和科技部提及中国的频次高达214次。中国是该国大宗商品重要的出口市场。

  从宏观层面讲,上述部门认为,中国今年的经济增长将慢于2017年,大约为6.5%左右。未来五年的年均增长率大约在6.2%左右。

  在应对债务之际,中国政府正在减少企业获得廉价资金的机会, 并收紧与房地产投机相关领域的融资需求。这些措施可能在一定程度上使得此前迅速发展的基础设施减速。

  从产业层面来说,中国防治环境污染的举措仍将持续,这也将抑制该国工业产品的产量,特别是钢铁。

  尽管中国采取的供给侧改革和钢铁限产措施能够对钢铁价格构成一些支持力,但由于钢铁产量增长疲软,也就导致该部门对铁矿石的需求难以提振。这种矛盾的影响体现在市场上就是价格波动。

  与此同时,有迹象表明中国的建筑 活动和基建投资正在放缓,叠加不断收紧的环境政策,他们预计中国的钢铁产量将下降,从而拖累铁矿石进口需求及价格。

  上述部门称,去年中国的铁矿石进口量达到10.75亿吨,同比增幅4.5%。其中,来自澳大利亚的矿石占了62%,来自巴西的矿石占了16%。今年前两个月,虽然有春节停工导致生产显著减少的因素, 但中国铁矿石进口量依然出现了5.2%的同比增长,这主要是春节前存在重建库存的需求。

  澳大利亚预计,由于中国政府严控房地产市场投机和去除过剩产能,同时开展防污治污及债务控制措施,该国钢铁消费量将以每年0.5%的速度放缓,到2023年触及7.42亿吨。而钢铁产量将以平均每年0.5%的速度下降,到2023年触及8.05亿吨,显著低于2017年的8.32亿吨。

  这样一来,中国生产的钢铁在全世界的份额将从去年的49%降至2023年的45%左右。

  澳大利亚认为,中国钢铁部门未来的发展路径将于日本和韩国不同,后两者的钢铁消费量主要来自汽车和造船业,而中国受到政策的影响非常大。中国政策正持续调整政策,试图让经济从重数量到重质量平稳过渡,并开展经济结构转型。

  他们还表示,中国的铁矿石进口量预计将以平均每年4%的速度下滑,到2023年将触及10.4亿吨。除了中国需求不振之外,巴西铁矿石大量涌现也施压价格。

  除了中国需求不振之外,巴西铁矿石大量涌现也施压价格。

  在此基础上,澳大利亚工业、创新和科技部预计铁矿石的均价将在趋向年底的时候从一季度的68美元/吨跌向55美元/吨。这意味着,跌幅将达到19%。

  不仅如此,他们还预计铁矿石将在基本面恶化的情况下,在2020年跌至49美元/吨,向着盈亏平衡线迈进。所幸,由于中国自产的铁矿石品级较低,而澳大利亚出产的铁矿石品级较高、成本较低,因此澳洲矿商们仍将享受较高的利润。所幸,由于中国自产的铁矿石品级较低,而澳大利亚出产的铁矿石品级较高、成本较低,因此澳洲矿商们仍将享受较高的利润。

  所幸,由于中国自产的铁矿石品级较低,而澳大利亚出产的铁矿石品级较高、成本较低,因此澳洲矿商们仍将享受较高的利润。一个时代即将终结!澳大利亚预计2020年其资源和能源出口额将告别高增长

(责任编辑:吴晓琳 HF106)

来源: 华尔街见闻

评论

发表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新用户请点击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