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亚洲 /黑色金属类

中国期货市场首向境外资本开放 铁矿石国际化将带来什么?


2018-02-12    浏览次数(225)    
中国期货市场首向境外资本开放 铁矿石国际化将带来什么?

经济观察报 记者 李紫宸 酝酿已久的铁矿石期货国际化迎来了政策的落地。2月2日,中国证监会对外宣布,将大连商品交易所(简称“大商所”)的铁矿石期货确定为“境内特定品种”,并将引入境外交易者参与境内铁矿石期货交易。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常德鹏在当天表示:“相关准备工作正在有序推进。”

随后,大连商品期货交易所相关负责人对外表示,铁矿石期货对外开放将使境内外交易者在同一平台上竞价撮合,从而形成国际公认的、公开透明的期货价格基准,使期货价格信号更具权威性和影响力。与此同时,此举也将有助中国“深度介入全球大宗商品价格形成过程,推动建立更为公正合理的国际贸易新秩序”,构建富有国际竞争力的中国特色资本市场。

在全球,铁矿石是贸易额仅次于原油的第二大大宗商品,中国则是全球最大的铁矿石消费市场,同时也是全球交易量最大的铁矿石期货市场。此次铁矿石期货引入境外投资者是中国期货市场首度向境外资本开放,为这一计划的顺利启动,大商所准备了数年之久。

2月8日,经济观察报记者从大商所了解到,就允许进入的境外资本,初期阶段大商所将考虑引入机构投资者,个人投资者将在未来适时引入。就实施的配套政策,部委层面不久还将出台相关的细则。大商所表示,这是一个逐渐开放的过程,市场则需要逐渐地培育。

铁矿石期货的国际化,也引来了来自国内期货市场的关心和热议。2月8日,一家期货公司高管向经济观察报分析称,引入境外资金能够丰富相关期货品种的投资者群体,但能够在多大程度上吸引境外资金,需要看后续制度的细化。一位长期从事铁矿石期货交易的个人投资者则表示,境外资本对于交易活跃的中国期货市场一直兴趣较足,国际化之后,铁矿石期货价格的指标作用会进一步增强,但铁矿石国际贸易的定价权则无法一蹴而就。

眼下,对中国期货市场的这一新政,国际铁矿石贸易中的大卖家们尚处于观望的阶段。

实施前准备

2月7日,大商所发布公告表示,为满足铁矿石期货引入境外交易者相关业务需要,根据《期货交易管理条例》、《期货交易所管理办法》等有关法规和规章,大商所拟修改了《大连商品交易所交易细则》等14部规则,并制定了《期货公司会员接受境外经纪机构委托开展特定品种期货交易业务管理办法》和《大连商品交易所特定品种交易者适当性管理办法》。

当天,经济观察报记者从大商所相关负责人处了解到,按照目前的监管要求,国内的期货品种都只能是境内的客户参与交易。为了选择一些品种,适当引入境外客户,2014年证监会发布了一道规章,规定如果某一期货品种被批准为境内特定品种,这一品种即可引入境外客户参与交易。

此次,在新制定的《大连商品交易所特定品种交易者适当性管理办法》中,对铁矿石期货交易者的期货知识、交易经历,资金门槛、无违规违法等提出了要求。在资金要求方面,大商所对单位和个人客户均设置了10万元等值人民币的资金门槛。

在制度设计上,铁矿石期货交易对于机构和个人交易者一视同仁。不过,就大商所对于此次期货引入境外投资者的相关表述中,提及更多的显然还是机构投资者,尤其是境外矿山企业。

在证监会宣布将铁矿石期货确定为境内特定品种后,大商所负责人对外表示,作为我国首个引入境外交易者的已上市期货品种,铁矿石期货国际化意味着国外矿山等机构客户可以直接参与中国商品期货市场。

2月7日,经济观察报记者从大商所相关负责人处获悉,铁矿石期货市场开放初期,大商所将考虑引入机构投资者,后期再适当引入个人投资者。该负责人表示,此举一方面是基于为实体经济服务,另一方面,境内外客户都有套期保值的需求。

最新修订的规则中还对交易涉及的币种做出了要求。在《结算细则》中,明确规定,可用于大商所铁矿石期货交易的外币币种包括境外美元和境外人民币。其中,境外美元只能作为抵押品,由境内会员根据境外交易者实际盈亏,代客户向银行发起结售汇。境外人民币可按1:1的比例直接参与铁矿石期货交易,交易所结算币种为人民币。

经济观察报记者从大商所了解到,后续国家外管局、国税局还将出台相应的配套政策。目前,大商所已经就这些配套措施与以上相关部委进行了很好的沟通。

至于会有多少外资进入中国的铁矿石期货市场,大商所表示目前较难预估。不过,大商所同时向经济观察报表示,这是一个逐渐开放的过程,市场也需要逐步地培养。

国内一家期货公司高管向经济观察报表示,现在的铁矿石期货成交量已经很大,只是参与的群体还不够丰富,海外有更加成熟的期货交易历史,引入海外投资者对于中国期货市场是好事。但能够给中国期货市场带来多大的改变,还要看引入的资本有多少,至于能够在多大程度上吸引海外资本,则要看后续对汇率以及资金如何进、出等方面的相关规定。

一位长期从事黑色金属期货交易的投资者向经济观察报分析称,由于中国的铁矿石期货市场较海外同类市场更加活跃,境外资金对此一直都较有兴趣,只是中国一直没有放开。未来引入境外资本之后,中国商品期货的影响力必将进一步增强。

再议国际铁矿石贸易定价

大商所对开放后铁矿石期货的明确期待是,通过引入境外投资者,将铁矿石期货价格打造成为全球参与者共同交易产生的、具有国际代表性和公信力的价格,构建公平、公正、透明的国际铁矿石贸易定价基准,中国也希望“深度介入全球大宗商品价格形成过程,推动建立更为公正合理的国际贸易新秩序”。

这一表态被市场解读为中国希望借助期货市场的力量谋求铁矿石国际贸易的定价权。前述黑色金属投资者向经济观察报表示,向外资开放之后,随着大商所国际化能力的进一步提升,铁矿石期货价格的国际认可度及其指标作用会得到进一步增强。但他同时认为,铁矿石国际贸易的定价权则无法一蹴而就。

中国同时是全球最大的铁矿石消费市场和铁矿石期货交易市场。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铁矿石进口量10.75亿吨,约占全球铁矿石贸易量的68%。而大商所的铁矿石期货自2013年10月上市以来,已迅速发展成为全球最大的铁矿石衍生品市场。2017年,中国铁矿石期货单边成交量3.29亿手,法人客户日均持仓量占比达37%,近百家钢厂、近千家钢铁贸易商参与到铁矿石期货交易当中。

2014年7月,日照钢铁与永安资本、中信寰球商贸签订了国内首单铁矿石基差贸易合同。此次贸易合同以大商所铁矿石期货1409合约作为基准价,并设置一定的升贴水标准,双方约定的期限为一个月以内。

在这份基差贸易合同中,期货价格作为核心,而占商品价格较小比例的基差部分由买卖双方自己商定。这种方式使期货价格在现货贸易定价中发挥了作用。

不过,由于境外交易者无法直接参与中国铁矿石期货交易,国内铁矿石期货价格的国际影响力一直有限。在大宗商品的国际贸易当中,很多品种是通过期货定价,如纽约商品交易所(NYMEX)的轻质低硫原油合约和高硫原油期货合约,伦敦金属交易所(LME)的期铜合约和期铝合约等。

来自上海一家钢贸企业的高层告诉经济观察报,近年,以期货作为定价基准的案例会有,但数量不多,且主要是以期现公司的交易为主。对于铁矿石贸易的主体即钢厂和矿山企业,主要还是依照指数定价,尤其是国际上认可度较高的普式指数定价。

以国际三大矿山(淡水河谷、力拓、必和必拓)为例,三家企业和中国钢厂的铁矿石买卖,主要即是参照普氏价格指数进行结算,在少部分情况下也会依照交易双方的商讨结果,采用中国信息服务商的价格指数。

2月9日,普氏指数相关负责人向经济观察报介绍,普氏会对参与现货交易的矿山、贸易商、钢厂、货运商、金融机构等数百家市场参与者进行询价,包括询盘与报盘、交易意向、之前已达成的交易、市场参与者所提供的价格信息。这些价格信息中,包括双方交易、招标、第三方交易平台的价格信息以及普氏的收市价格计算法流程中的价格信息。

尽管自诞生以来,普氏指数一直因为价格信息的采集数量以及类型的丰富程度而被质疑与市场真实情况有一定的悖离,但全球海运铁矿石市场从2010年开始,便采用以普氏指数为参考的短期定价机制。

普氏相关负责人告诉经济观察报,向普氏提供价格信息的市场参与者可分为两类,即价格制定者(经资质审核,在市场更具公信力的市场参与者,可向普氏提交询报盘)和价格追随者(只能针对现有的询报盘进行对敲交易,但不能在普氏数据计算的过程中提交询报盘)。而在现有的“价格制定者”名单里,中资企业占比80%以上。而在这些中资企业中,中国钢厂占比达到50%。

标普全球普氏主任分析师杨炅宁表示:“自2016年中起,纳入普氏价格指数计算中的中国市场信息数量就在不断增加。”“现在铁矿石现货市场的交易,买卖双方都会参照期货盘面价格的变化,这也间接影响了普氏指数的价格。未来铁矿石期货国际化之后,盘子更大了,理论上更难被人为操纵,价格也就更具公正和公平性。”一位钢铁行业的分析师向经济观察报表示。“期货和现货应该是交互影响的关系。其它大宗商品大多是期货价格引领现货价格,铁矿石这一品种则略不一样,其期货的影响力还不够,现货的影响力相对更大。尽管如此,现在来自中国国内市场的影响力越来越大,大商所的铁矿石期货的影响力已经明显大于新加坡铁矿石掉期。”欧冶云商首席分析师曾节胜向经济观察报表示。

与之相关的是,中国铁矿石期货价格和包括普氏在内的铁矿石价格指数的走势已经逐渐趋同,铁矿石期货合约和现货市场价格的相关性也日益增强。

 

来源: 经济观察报

评论

发表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新用户请点击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