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亚洲 /煤炭类

煤炭巨无霸兖矿集团“折戟”贵州 开阳化工资不抵债43亿债权以16亿转让


2018-01-08    浏览次数(239)    

新京报快讯(记者 赵毅波)持续并购之路中,位于山东的煤炭巨无霸——兖矿集团也开始对其亏损项目进行清理,旗下最大煤化工项目、如今资不抵债的开阳化工成为清理对象。1月7日,新京报记者自山东产权交易中心看到,贵州开阳化工有限公司70%股权及43.75亿元债权被挂牌转让,挂牌价格仅16亿元。

根据山东产权交易中心挂牌信息,标的企业贵州开阳化工有限公司70%股权及43.75亿元债权的挂牌价格16亿元,其中标的企业70%产权0.0001万元。另外,兖矿集团借款28.38亿元、兖矿财务公司委托贷款1.88亿元、兖矿化工公司借款1亿元、国开行贷款7.95亿元、商业银行贷款3亿元、融资租赁款1.54亿元,全部转化为兖矿集团享有的对开阳化工的债权43.75亿元,挂牌价格16亿元。

据兖矿官网,贵州开阳化工有限公司成立于2006年8月,项目投资总额42亿元人民币,由集团公司和贵州开磷集团分别按70%和30%的比例共同出资兴建。项目于2009年底正式安装建设,是国内单套合成氨生产能力最大的装置。

作为兖矿集团单体规模最大的煤化工项目,兖矿曾对开阳化工寄予厚望。

在2013年官网一篇文章中,兖矿称,开阳化工年产50万吨合成氨项目是贵州省重点工业项目,也是集团公司在贵州实施“以煤为主、煤电联营,向煤化工发展”战略的重点项目。“在煤化工行业持续低迷的艰难时期,这只煤炭化工领域里的战舰,承载集团公司煤化工产业转方式、调结构和减亏增盈的重负”。

2013年初,贵州开阳化工有限公司年产50万吨合成氨项目建成投产。然而开阳化工效益并不理想。

截至2017年11月,开阳化工资产总额41.34亿元,负债总额50.78亿元,所有者权益-9.44亿元,显示其已经处于资不抵债状态。同期营业收入10亿元,净利润-4.8亿元。

据官网介绍,兖矿集团是以煤炭、化工、装备制造、金融投资为主导产业的特大型能源企业,控股子公司—兖州煤业分别在上海、香港、纽约三地上市,兖煤澳洲在澳大利亚上市,是澳洲最大的煤炭独立上市公司。兖矿集团因此是我国唯一一家拥有境内外四地上市平台的煤炭企业。

目前,兖矿已跨入煤炭产量过亿吨、营业收入过千亿、资产总额超2000亿的大型企业集团行列,位居2016全国煤炭企业50强第6位,形成山东本部、陕蒙、贵州、新疆、澳洲和加拿大“六大基地”发展格局。

对于兖矿而言,早在2016年就已决定对开阳化工进行重组。

2016年7月,兖矿集团官网刊文称,加速亏损企业治理,制订所属7家单位亏损企业治理方案,开阳化工资产重组方案获集团公司批复。

2017年12月14日,兖矿官网再次刊文称,这几年,集团公司在“僵尸企业”处置和“亏损企业”治理上成果丰硕、效果巨大。但是暂时我们还不能有“车到站、船靠岸”等松口气的思想,长期亏损的开阳化工、国际焦化等公司仍然在吞噬着集团公司利润。

对于受让方的资格条件,兖矿方面表示,意向受让方须为依法设立并有效存续的境内的企业法人,须具有良好的商业信誉和财务状况,具有履行本次交易的支付能力和担保能力。另外,本项目不接受联合体受让。

兖矿方面表示,意向受让方须承诺,完成期后审计后2个工作日,代开阳化工向兖矿集团偿还2017年10月31日至工商变更登记日期间对兖矿集团的新增债务。

兖矿方面指出,意向受让方须承诺,开阳化工自评估基准日至工商变更登记日期间产生的盈利由原股东按股权比例享有,亏损由开阳化工承担。

在此番挂牌开阳化工资产之前,兖矿正在持续性地对外并购。以金额计算,兖矿旗下兖州煤业2017年的并购额已超过两百亿元。

2017年初,兖煤和世界最大矿业企业之一力拓同时宣布,兖煤将以23.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力拓旗下的澳洲联合煤炭,最终,兖煤将报价提高到27亿美元(约168亿元),击败中途杀出的全球最大大宗商品企业——嘉能可,最终完成收购。并购完成后兖煤下属的兖煤澳洲成为澳大利亚最大独立煤炭运营商。

今年11月末,兖州煤业宣布以21.53亿入股临商银行,占临商银行增资扩股后总股本的19.75%,成为持续加码金融布局的最新动作。

兖矿集团在官网中称,其控参股金融企业15家,2016年金融规模300亿元,资本运营收益超过20亿元;力争到“十三五”末,金融资产规模超过1000亿元,年营业收入超过500亿元,资本运作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到50%以上。

2017年12月,民营煤老大伊泰煤炭公告称,以 194250 万元的对价转让公司所持准东铁路25%的股权,受让方为兖煤鄂尔多斯能化有限公司。

兖煤鄂尔多斯能化有限公司属于兖矿上市公司兖州煤业旗下,这成为兖矿持续性并购中的最新一例。

兖煤称,通过与伊泰合作不仅能够有效解决公司陕蒙基地煤炭外运通道问题,还能进一步提升公司在当地煤炭销售和铁路运力的主动权。

来源: 新京报

评论

发表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新用户请点击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