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亚洲 /煤炭类

山西煤炭之困


2017-12-26    浏览次数(165)    

「煤炭」

虽然现阶段的煤炭形势较好,但是作为国内第二大产煤省的山西仍然存在许多难题:单井规模低、安全形势严峻、企业负债率畸高等,这些都使山西难以脱离真正的困境。

2016年,山西七大煤企全部净利润亏损,七大煤企合计实现营业收入9365.04亿元,净利润亏损34.6亿元。截至今年上半年,山西七大煤企平均资产负债率82.88%,较一季度下降0.25个百分点,但负债总额增加近百亿元。山西七大煤企利润总额较一季度增加14多亿元,但合计净利润仍为亏损,且较一季度增亏4亿多元。

▷优势弱化◁

山西煤炭行业眼下面临的第一个问题是——曾经的优势正在逐步弱化。例如,山西靠近消费中心的地理优势等传统优势正在逐步丧失。

此外,山西的煤炭产业升级的任务非常艰巨。山西目前全省的单井规模136万吨,单井规模仅仅只相当于内蒙古的60%,相比于先进水平还有很大的上升空间。省属五大集团的煤炭的总产量和神华一家基本持平,平均单井规模加起来仅仅只有神华的五分之一。集中度偏低、单井规模低造成生产效率相对低。

山西全省现在有煤矿是1020处,总的产能数是14.1亿吨。全省的煤炭主体企业有131家,其中亿吨级的有3家,5000万吨级的4家,千万吨级有10家,其他的就是千万吨以下的企业。2017年1至8月份,山西省煤炭产量达到5.8亿吨,全年预计为8.6亿吨,与2016年基本持平。

随着开采条件的日趋复杂,瓦斯、水害等自然灾害的威胁加剧,安全形势非常严峻。尤其是山西重组整合的部分矿井、一些地质资料不实已关闭的小井,以及老窑积水积气的情况不清楚,治理难度非常大。

经过多年的发展,山西省生态环境治理也相对滞后,包括因为采煤造成的历史遗留的生态环境问题,村庄搬迁、棚户区改造等附带项目任务十分艰巨。不过,2016年山西省超额完成了去产能任务,2016年年初,山西省和国家部级联系会议办公室签订的去产能任务是21座,而山西截止去年年底关闭了25座。

“2017年,山西去产能任务是关闭退出18个矿井,退出的产能是1740万吨,最近我们又给国家部级联系会议办公室打了一个报告,我们还要在这18座煤矿的基础上再额外关闭9座煤矿,另外新增关闭退出量是540万吨。”山西省煤炭工业厅一位负责人表示。

值得一提的是,去产能带来的人员安置问题在山西得到了较为妥善的处置。据介绍,2016年山西省共安置员工21000余名,政府进行托底,2017年,山西省仍然需要安置员工19000余名。

随着去产能的开展,山西煤炭企业的负债问题愈发严重,已经关闭的煤矿资产债务问题仍然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

▷小僵尸变大僵尸◁

山西省大部分退出的矿井地理位置比较偏僻,人员稀少,资产流动性小,对其资产处置有很大的局限性。且退出矿井属于资源枯竭、产能落后,退出矿井的设备很多已无法运用到新建矿井,适用性低,变现能力弱。

债务方面,退出矿井的债务大部分为其直接或间接向金融机构的贷款,由于其没有独立的融资功能,而且已经关闭,没有偿还能力,最终只能转嫁到其上级公司或集团公司承担,造成企业负担增加,不良资产率上升,经营风险加大。

据了解,同煤集团去产能关闭的13个煤矿自身没有融资能力,共有贷款117亿元,几乎都是通过同煤集团贷款或者担保,用于这些煤矿的技术改造等,大大增加了同煤集团债务风险,影响大集团的融资。

随着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工作的不断深入,煤矿关闭退出工作越来越难,也越来越复杂。特别是随着煤炭市场的好转,股份制煤矿关闭退出阻力进一步加大,民营股东对关闭退出条件期望值高,在无法满足其资产溢价要求的情况下,对矿井关闭退出不积极、不主动,甚至有抵触情绪。山西煤炭之困

山西省国资委要求山西的煤炭企业到2018年减少法人单位30%,例如,潞安集团目前法人单位大概是177个,减少30%也就是说50多家企业需要注销,而这些注销的企业很多都是不良资产。

《能源》杂志记者在山西调研时了解到,当地目前最简单也是颇为无奈的的办法就是合并,把小的僵尸合并到一起弄成一个大的僵尸,数量减少了,资产债务就减少了。

目前虽然银行对煤炭企业的信贷政策有所放松,但是整体来看,信贷规模态势仍然趋紧,贷款审批时间长,贷款利率总体偏高。煤炭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情况仍然很严重。

对于山西省煤炭企业的债务困境,阳煤集团一位负责人提出,可以借鉴石油企业资源资本化国际的惯例,煤炭企业也推行资源的资本化。石油企业依据国际认可的公信力强的权威机构发布石油可采储量,直接增加石油公司的估值。国内煤炭企业也可以用同样的方法,或是资源抵押融资,或是以资源为担保发行煤炭资源债券。当然,政策上需要与国土资源部法规司沟通,市场上要与银行、基金等金融机构协商。

“相关的建议则是开展资源抵押融资或利用金融产品、工具进行资源资本化的探索,地上资本与地下资本共同运作,货币资本和资源资本共同管理。”上述负责人表示。

版权声明|稿件为能源杂志原创

来源: 能源杂志

评论

发表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新用户请点击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