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拉丁美洲

委内瑞拉再被美国制裁 遭遇大规模违约的中企雪上加霜


2017-08-31    浏览次数(183)    

《财经》记者 黄承婧/文 袁雪/编辑

经历多年政治动乱和经济衰退后,委内瑞拉的形势令人绝望——马杜罗政府和反对派控制的议会之间的“府院之争”日趋白热化,美国宣布对委内瑞拉实施进一步的制裁。哈佛大学政治学教授Steven Levitsky这样评价,像委内瑞拉这样出现“内爆”的民主国家,历史总共不过四五例,但没有哪个像委内瑞拉曾经这样富有,而溃败起来又是如此迅猛。

白宫于8月25日宣布,美国总统特朗普已签署行政令,对委内瑞拉进行新一轮的制裁,制裁禁止美国金融机构参与委内瑞拉政府和国有委内瑞拉石油公司发行新债券和股权的相关交易,以及禁止购买已发行的部分债券等。美国财政部长努钦当天在记者会上称,美方实施此轮制裁的目的是通过限制委内瑞拉进入美国债市和股权市场,向委内瑞拉政府施压。

这是美国在一个月内第二次对委内瑞拉采取高压态势。8月1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撂下狠话,“我们对委内瑞拉有很多可选行动方案,包括在必要的情况下采取军事行动”。

委内瑞拉的政治动荡已持续两年多,此番美委关系恶化的导火索是8月4日马杜罗宣布成立合法性饱受质疑的制宪大会,下一步将制定“马杜罗宪法”以强化总统权力、加强社会管控。

马杜罗承认新的金融制裁将对正在恢复中的委国经济造成严重损伤。负债缠身的委政府和委石油公司今后将无法在国际公开市场中发行新债券,这将使委政府现有债务的违约可能性上升。

政府欠款,正是中国在委内瑞拉投资企业遇到的最头疼的问题。2012年开始,在中委政治关系良好、委内瑞拉经济高速发展的鼓舞下,大批企业蜂拥而至。根据商部数据,从2012年开始,委内瑞拉成为拉美国家中接收中国投资最多的国家,达20.43亿美元,上一年只有5.01亿美元,此前一位置期被巴西占据。如今,全球能源价格下跌和政治腐败摧毁了这个产油国的经济,数以百计的中资企业损失惨重。

中委基金保障下的企业勉强维持

地理上遥远的委内瑞拉与中国有着密切的联系。在这个石油储备量居世界前列的国家曾居住着40万名华人,是南美洲最大的华人社区之一。中国还是委内瑞拉第一大外资来源,据《金融时报》统计,过去15年间,中国累计为委内瑞拉提供贷款约1250亿美元。

近三年来,多达五万的华人因为委内瑞拉的经济局势和街头暴力游行选择回国,大规模中资企业撤回也是无可挽回之势。

在委内瑞拉的中资企业可以大致分为两类,第一类是列入中委双边合作框架的国有企业,主要集中在石油能源,以及与委内瑞拉民生相关的工程建设行业,中信建设与委政府住房部签订的两万套社会福利住房项目合同、宇通客车与委内瑞拉交通部签订的总额为3.53亿美元的销售合同都属这一类。中委双边合作项目是委内瑞拉前总统查韦斯在世时及现任总统马杜罗与中国政府及企业签下的一揽子合作计划。

第二类未被列入双边合作的企业大多都是民营企业,涉及行业多样。

近十年来,中委双边各项投资主要在中委基金下进行。2007年中委双方建立“中委联合融资基金”(Joint Chinese-Venezuelan Fund以下简称“中委基金”),由中国国家开发银行以贷款形式注入资金。据委官方数据,截至2014年7月,中委基金滚动累计400亿美元。该基金约90%聚焦于委内瑞拉的基础设施和经济发展,投向了石油、矿业、电力、农业、交通等领域,约5%-10%用于进口贸易,从中国采购服务和机械、设备、药品等物资。

2010年中石油、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又与委内瑞拉签署贷款换石油协议,中国将向委内瑞拉提供期限10年总额200亿美元的融资贷款,委国家石油公司与中石油签署石油购销合同,作为还款保障。

近10年来,依托中委基金和中委长期融资合作协议,两国经贸关系迅速发展,每年委对华出口原油接近3000万桶,大批中资企业进入委市场。“中委基金”专项资金支持了中铁、中工国际、中国港湾、中信建设等众多企业在委承揽项目近40个,这类企业构成了在委内瑞拉的中资企业主体。

在双边协议和中委基金的保障下,框架内企业合作中没有出现像民营企业一样大面积的违约情况,近三年以来委政府和企业都在陆续偿还拖欠款。但这些企业仍然无法全身而退,因为中委基金虽然由中国出资,但并不能完全用于支付给中国企业。

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研究员谢文泽向《财经》记者解释,委内瑞拉政府对于贷款和中委基金有完全的自主权,中国政府无权干涉,“从发放的那一刻起就是委内瑞拉的钱了”。虽然名为“中委基金”,但其不仅用于中国方面承接的项目,也有委政府与其他外资企业签订的合作项目。

自2015年油价爆跌、委内瑞拉陷入严重经济衰退会后,委政府可能临时动用中委基金来改善外汇储备,也可能将一部分用于偿还其他国家外债,并用于进口急需的民生物资。

中委基金中只有约5%-10%作为中国专项贸易资金,在中委合作框架下被拖欠款项的企业可以动用这部分款项。但是每一期贸易专项资金的多少,以及是否可以用来支付给中国企业也需征得委政府同意。

中委基金在签订初期或许有其合理性,当时是石油价格暴涨下的卖方市场。“用贷款换石油,委方能够合作已经很给面子了,那个时候有钱都买不到。”谢文泽表示。但是,在原油市场供需双方角色出现逆转的今天,已经无法为中国在委投资的企业提供太多保障。

据商务部统计,截至2015年底委内瑞拉是中国在拉美地区最大的工程承包市场。总体而言,列入双边合作的项目中还在勉强维持的占多数。除中石油外,中信建设也留人看守继续观望,并未完全放弃。中信建设承包的工程原计划一年完工,由于委政府经费不足,中委基金也无力继续支持建设,项目暂时处于搁置阶段。

据社科院初步统计,2014年下半年委内瑞拉对外欠款总计达700多亿美元,目前剩下400多亿。其中逾2/3,也就是近270亿美元都是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公司对外的欠款。

美国研究机构The Diagolue中拉美研究室主管Margaret Myers告诉《财经》记者,即使有中国的财政支持,这些年委内瑞拉石油公司仍未能走出困境。未来很难确认委内瑞拉是否能执行以石油换贷款的条款。

民企总损失可达三五十亿美金

相比起国企的观望,民营企业更加“等不起”。据《财经》记者了解,由于项目无法继续运营加上当地治安条件恶劣,民营企业的一些项目直接烂尾停摆。未被列入双边合作框架、自行前往委内瑞拉投资的企业的损失更加惨重。

2014年以前,石油价格高企,财大气粗的委国政府开发了一大批经济、社会发展项目。很多中国民营企业抱着两个预期——委内瑞拉富、中委关系好,扎堆闯入了委内瑞拉市场。“民营企业的特征是短、平、快,为了拿到项目合同不顾风险,不计代价。”谢文泽说。

在委的中资民营企业中涵盖了大中小型企业,被拖欠款项主要是出售给委方的机械设备货款和建筑工程款。就目前掌握的信息来看,中资企业承包工程中完工的不多,企业当时为了抢到合同选择垫资,结果工程过半却没有新的资金注入,垫资的部分也石沉大海。虽然这些欠款严格来说是违约款,在财务上不能算作损失,但委方偿还的可能性已比较小。

谢文泽表示,对于未纳入中委合作的项目,中国方面能起到的帮助非常有限,相关部门、机构只能从侧面做工作,委方有时会顾及中国方面的压力而偿还寥寥欠款,这类企业受损较大,前几年挣的利润都所剩无几。

据他粗略统计,中资民营企业总的损失在30至50亿美元之间,中资民营企业在委有逾百家,平均每家企业的损失最多达五千万美元。企业盈亏情况还跟前往委内瑞拉的先后顺序有关,进入早的企业还有盈利可能,去得晚的,尤其是临近混乱爆发点进入的几乎都铩羽而归。数次前往委内瑞拉考察的谢文泽告诉《财经》记者,未纳入双边合作项目中的企业已经几乎全部撤离。

除去拖欠问题,无论哪类中国企业都面临着相似的经营压力。

首先是价格管制,委内瑞拉市场上所有零售商品都要根据政府物价局所要求的“最高零售价”限价出售,无视生产成本;此外,外汇黑市兴起、经济基本功能崩溃,不仅外资、委内瑞拉当地企业也都亏得一塌糊涂。

委内瑞拉是否还有合作价值?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2015年底的调查显示,对于中国而言,委内瑞拉是最危险的目的地,情况甚至比伊拉克和苏丹更糟。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全球化与中国现代化问题研究所所长王志民指出,中国早期在委内瑞拉的一些投资的确是不理性的。查韦斯在世时委国的能源贸易几乎被外资垄断,外资企业盆满钵盈,这也是当时很多中资企业不顾风险“猛扎”过去的原因。

现在回过头看,跨国合作的前期工作做得规范与否、是否进行了合同保全,直接影响到了拖欠款有多大几率能在将来被追回。例如谢文泽就认为,即使在目前的状况下,仍然可以进行与委内瑞拉间的贸易,但一定要跟委方企业把外汇事宜敲定。截止2016年4月底,委内瑞拉外汇储备余额为125亿美元,比2015年同期下降28.6%。

尽管现在大部分中资企业已缩减在委规模或暂时离开委国市场,但一些专家学者认为,长远来说,双方合作的机会以及可能带来的利益仍然不容小窥——对于中方来说,石油是重要的战略物资,中国从委内瑞拉进口的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石油;而中国的外汇储备水平、技术、设备也都可以满足委方的需求。中委两国在贸易和投资领域上存在很强的互补性,一旦委国形势好转,这种互补性仍可作为两国合作的重大切入口。

尽管绝大多数外国企业都撤离了委内瑞拉,目前美国石油公司仍在运营一些最基本的项目。美国研究机构The Dialogue中拉美研究室主管Margaret Myers称,他们很可能在等待动乱过去后未来的商机。

此番马杜罗组成制宪大会,让委内瑞拉的政治局势出现了转折的可能。但如果未来委内瑞拉经济仍然单一依靠产油的话,当油价低企时,经济就会面临着极大的挑战性。

来源: 财经杂志

评论

发表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新用户请点击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