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贵金属

华尔街“第一雄鹰”:我与巴菲特不同 我视黄金为钱


2017-07-05    浏览次数(448)    
华尔街“第一雄鹰”:我与巴菲特不同 我视黄金为钱

这位华尔街传奇投资人在55年的投资生涯里,历经多次市场的崩盘,经济大萧条,其中包括90年代的日本经济大萧条,1998亚洲金融危机,2000年的互联网泡沫破灭,2008年金融危机。他谦虚的认为,仅仅是因为他对人生以及投资都期望不高,他才能在每次危机时候化险为夷,破茧而出。他说,作为法国人,他的人生观从来没有认为人每一天应该获得快乐,艾维拉德将此看作是人生的常态,尽量放低自己的期许。1968年从欧洲来到华尔街,尽管惊历当年的这些历史辉煌时刻,艾维拉德认为自己的职业生涯从来都是煎熬。

如同巴菲特所言“价值投资很简单,但非常不易”- 艾维拉德在职业生涯的起初,更多的投资理念和格雷厄姆更为相似- 量化,关注安全边际。第一雄鹰在后期,更多的是关注企业的内在价值,长期持有,不做积极的高频投资者,这更接近于巴菲特的价值投资理念。艾拉维德更认同自下而上的实地研究和逆向思维。

从1979- 2004,艾维拉德带领第一雄鹰(first eagle)达到年平均收益15.8%的佳绩,高出标普500 13.7%的业绩。艾维拉德因严格的投资的风格和卓越的投资业绩,被晨星2003年授予终生荣誉成就奖。他也因此在华尔街久负盛名。

法国人钟情于黄金是源于历史背景

艾维拉德对金矿产业的偏好,也是和他的人生经验有关。如同谈起他投资话题,令他时常会提及历史,年代,大量实证和数字以及自己的人生价值观。谈到黄金,艾维拉德沉思于回忆。艾维拉德成长于上世纪50年代的欧洲。翻开历史,18世纪的法国大革命,二战时期法国被德国占领,局势动荡,甚至近几十年前,法国都是处在高通货膨胀。黄金是通胀的朋友。这是部分原因法国人对黄金的持有热情总是很高。艾维拉德说相对于法国人,历史上,美国人对黄金的兴趣要少很多。这也多少和美国历史有关。1933年罗斯福总统规定持有超过5盎司的黄金是违法的。直到1974年,美国才重新授权可持有更多黄金。

”对我而言,黄金是钱。这是我和巴菲特,芒格的不同之处“ - 艾维拉德停顿片刻”我非常能理解为什么芒格和巴菲特强烈“鄙视”黄金,这二位大师不觉得黄金是有价值的“

巴菲特关于黄金无用的言论众所周知。2011年巴菲特表示黄金是非生产性资产。而另一位金融巨鳄索罗斯对黄金并不避而远之。2016年,索罗斯基金高位套现世界最大的黄金生产商Barrick Gold. 巴菲特,艾维拉德都深谙时间在投资中的意义。而索罗斯的投资逻辑至少不仅仅是时间和价值。

晨星的数据显示,First Eagle Gold Fund管理着8.93亿美元资产,过去的历史业绩击败了95%的同行。迄今为止,艾维拉德的团队完好的保持着基金的好声誉。因为长线布局的策略,他们的团队和分析师经常需要做的事是就是拒绝和说“不”。艾维拉德认为,大多数投资者并不合适直接投资到金矿企业,特别是这类企业的高杠杆率和行业变化,投资者并没有能力做出风险判断。

艾维拉德提及当下的大环境作考量,他会建议对黄金类产品的配置可以在5% 这样的比例。未来六个月,2017年的下半年,对于黄金市场,需要等待。他反复用了“耐心,耐心”。

人工智能带来的潜在风险也是不可估的

上周,贝莱德宣称团队应该利用更多的人工智能技术。BlackRock管理资产规模超过5万亿美元,但是去年一年,其主动型基金管理规模缩水了200亿美元。而此前高盛也对交易团队进行了重新整顿。貌似人工智能,量化投资迅速发展,进一步威胁华尔街基金经理的地位。但艾维拉德表示,他并没有对市场上热捧的人工智能投入了过多注意力。他也并不认为,金融投资领域,机器人会逐步替代基金经理和交易员。特别在价值投资领域,他认为机器人,大数据,是无法取代优秀的基金管理人可持续的思维模式。“人们更多看到大数据带来的有利端。但是如果大数据本身产生的信息如果是错误的,那结果又会怎么样呢。” “历史可能会重演,问题是,历史很多时候也并不仅仅是过去的重现。” 他表示很怀疑。

“我不是新兴市场的信奉者”

谈起亚洲以及新兴市场,艾维拉德说,他不是新兴市场的忠实信奉者。不过,个人仍然看好日本,对于香港市场,艾维拉德认为同样有值得投资的好的行业。

艾维拉德坦言,他的观点,长期趋势,东方逐步崛起,西方相对衰落。理由很简单,东方最大的两个国家,印度和中国的巨大市场以及这二个国家在适当时间作出了改革(1991年和2014年的印度;1978年的中国)。但是艾维拉德说道“ 即使这样,我仍然对美国市场有信心。包括将来会有很多的美国公司在发达成熟市场以外的业务会大幅增长。这有利于美国的资本市场”

凤凰财经特约观察员张璐

来源: 凤凰国际iMarkets

评论

发表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新用户请点击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