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煤炭类

变革中的山煤:加速走向多元的集团和逐渐“归一”的山煤国际


2017-06-14    浏览次数(77)    

作者:山西资本圈

随着“1+4”文件的制定,山西国企国资改革也正式拉开大幕,未来的焦点在于众国企如何配合相关政策落地,山西资本圈将择机进行解读。

今天想聊的是近期再度因原董事长而被舆论关注的山西煤炭进出口集团(以下简称“山煤集团”)。

为配合集团转型而进行的不良资产剥离

5月24日,山煤集团旗下A股上市公司山煤国际发布一则关联交易公告,公司拟将持有的山煤国际能源集团华南有限公司、山煤国际能源集团忻州有限公司的100%股权分别转让给山煤有色金属有限公司和山煤农业开发有限公司。

这是继2016年11月向华融晋商资管转让山煤国际 能源集团大同有限公司在内的7家子公司之后,山煤国际再次选择主动剥离不良资产。

公告显示,目前华南公司和忻州公司煤炭贸易业务均已停止,且截至2016 年 12月31 日净资产评估值分别为为-45,060 万元、726.27 万元,所以这两家公司对于上市公司的业绩无疑是一种负担,如今按照1元、726.27 万元的交易对价进行转让,减负的同时还可以带来一定的投资收益,从这个角度也很好理解此次关联交易的动机。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在这则公告中,山煤国际并没有大篇幅具体分析这桩交易会带来的投资收益或者财务改善情况,也许是此次拟转让的两家子公司在上市公司中的分量并不重,且不像上次那样有暂停上市的风险,但是公告中对于此次转让动机的解释却有点“耐人寻味”:

本次交易是根据《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山西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印发 2016 年全省国有企业提质增效工作方案的通知》等国家和山西省有关深化国企改革、上市公司提质增效、加快处置不良资产的指导政策,并结合目标公司的发展定位,为了进一步优化公司资产质量,推动部分贸易公司转型发展,提升公司整体盈利能力。

华南公司转让给山煤有色后可依托山煤有色的有色金属贸易资源充分整合区域资源,开拓非煤市场,推动华南公司转型;忻州公司转让给山煤农业后可依托山煤农业的农作物种植、畜牧养殖优势和经验,促使忻州公司进一步集中精力开展非煤业务,整合非煤资源,实现转型发展。

本次股权转让有利于公司聚焦主业,符合公司战略规划和公司全体股东的利益。本次股权转让实施后,山煤有色和山煤农业因本次转让分别享有对目标公司的实际控制权并对其合并财务报表,公司将不再对目标公司合并财务报表。通过本次交易,公司财务状况将得到改善。 

仔细分析上述”说辞“,其实主要强调了两点:一方面根据国企改革要求,促进旗下发展不善的贸易子公司转型;而另一方面, 则是让山煤国际改善财务状况的同时,逐渐聚焦煤炭主业。

如果再细细揣摩,就会发现虽然这次交易虽然看似是上市公司的不良资产处置,但实际上这是在大股东山煤集团加速转型背景下的协同资产运作。

官方强调五大煤炭集团背景下的主动转型

对于山煤集团(山西煤炭进出口集团),山西资本圈曾做过介绍,作为山西唯一拥有出口、内销两个通道的省属煤企,其自成立伊始便被给予特殊的地位,之后又通过2009年前后的煤炭兼并重组迅速做强并成功跻身七大煤企之列。

就在同年,旗下子公司山煤国际能源股份有限公司成功完成借壳A股上市公司,并成为山西省第28家A股上市公司,借此率先实现了煤炭主营业务的整体上市,而这其他六大煤企至今没有如愿完成,这可谓山煤集团最”荣光“时刻。

但好景不长,随着煤炭市场的持续低迷,集团整体资产上市带来的整合阵痛开始显现,加上不甚卷入德正系“骗贷案”,山煤国际在经历上市后的风光后业绩出现明显波动,并因2014年、2015年连续两年陷入巨额亏损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最终通过以7元转让7家全资贸易子公司“甩包袱”的方式转危为安,而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救急”的是2016年刚刚成立的华融晋商资管,而不是山煤集团。

虽然最终通过转让这7家子公司,山煤国际获得逾20亿投资收益并因此顺利保壳,但作为大股东、自身负担并不是很明显的山煤集团却没有出手接盘这部分被山煤国际置出的煤炭贸易主营业务资产,而是借助同样具有山西国资背景的华融晋商资管进行处置,山西省政府及山煤集团当时的选择有点出人意料,巧合的是这一年山煤集团失去了智波公司的股权(知名高铁轮对企业智奇公司大股东),另一大省属国企太重集团成了受益者。

不过如今再结合山西此轮启动的国企改革及近期发布的《山西”十三五“煤炭工业发展规划》就会发现一切似乎都顺理成章:在山西省政府力推五大煤企(同煤、焦煤、晋煤、阳煤和潞安)组建煤炭大集团的同时,却对后来居上的晋能集团、山煤集团未来发展“选择性忽略”。虽然这与后两者煤炭产业布局分散有一定关系,但是在未来一个如此重要规划中被“忽视”,只能间接说明山西省政府对几大省属煤企的定位发生了变化,似乎无意再主张七大煤企齐头并进的发展格局。

本来在七大煤企中存在感就最弱的山煤集团,近年来似乎也不再过多倾注于原来的煤炭开采及贸易主业,而是一直力推集团向山煤煤业、山煤国际、山煤投资、山煤房地产、山煤科技和山煤农业六大板块多元发展转型,例如上文提及的山煤有色、山煤农业,均是2014年山煤集团成立的具体负责有色金属产业和农业产业开发的两个全资子公司。

另外,山煤集团在此轮改革中表现也很“抢眼”,其把2017 年确立为集团“改革推进年”,同时也是此轮国企改革中唯一一个公开尝试在子公司层面试点签订年度目标责任书的七大煤企(在煤炭板块选定3家单位推行契约化试点,实施内部模拟市场化经营,在贸易板块选定3家单位推行市场化运营试点,在国贸公司和太行海运推行职业经理人制度开展股权激励试点)。虽然不知是山煤集团主动出击还是省政府战略部署,但是山煤集团希冀通过改革换种“活法”的决心是不容置疑的,这一点也可以从其对旗下上市公司山煤国际“操盘”上看出来。

在集团层面无意专注煤炭主业转而向多元转型的背景下,上市公司山煤国际却通过连续剥离资产的方式,逐渐向煤炭主业回归(目前山煤集团有 20 座矿井,而山煤国际拥有其中的14 座,公司还拥有部分优质煤炭贸易资产)。在逐渐甩掉部分煤炭贸易不良资产包袱后,山煤国际的业绩压力也会明显减小,这对于上市公司自身融资及山煤集团未来资本运作都留下了比较大的操作空间。

值得注意的是,为理清集团层面与上市公司的关系,配合山西国资委的改革要求,山煤集团还对山煤国际管理层进行了大换血,董事长赵建泽、总经理苏清政等五名集团主要领导退出山煤国际现有管理层,由集团董事、副总经理王为民等“进驻”上市公司。

也许从当初力主整体上市,然后再到如今主动剥离非煤炭主业资产选择“归一”,这个过程很“痛苦”,但是对于山煤集团和山煤国际来说,为改革“试错”不可回避,只有尊重市场敬畏改革才能真正立于不败之地。

从目前来看,山煤集团希冀通过此轮改革实现集团转型做强的尝试已然大踏步推进,但小编觉得从山西省政府及山西国资委的改革力度来看,不排除未来会有超越集团层面的尝试,这对于山煤集团和山煤国际来说,或许如八年前名列七大煤炭兼并重组主体一样,再次面临一次新的机遇和挑战。

当然不同的是,八年前“七大煤企”应时而生,八年后“五大煤炭集团”呼声甚高。

来源: 山西资本圈

评论

发表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新用户请点击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