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邝教授系列】美元霸权•石油军事大揭秘 (386)—铩羽而归


2017-06-09    浏览次数(771)    

AK Sahara 3.jpg

鄺社源 教授 

PAE Yellow_resize.jpg


高级石油工程师

读者回邮地址:Profkwong@163.com

邝教授对中国能源的发展路向关注,并时常作公开演说有关石油及能源专题。1999年他免费授予注册品牌“PetroChina”给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总公司作为全球首次公开发行股票之用。他已经发表了两百多篇能源相关的文章和评论,在新闻媒体上已被转播到许多新闻频道,包括美国政府商务部和其他许多全球网站。他也经常接受跨国媒体采访,包括电视网络

CNN/BBC /“英国金融时报”/彭博/中国环球新闻报及许多亚洲主要媒体,认为他是亚洲最权威的石油大师和学者。邝教授已被选定为中国在石油勘探领域中的导航者,也被香港城市大学任命为2013年的兼职教授,又被美国南卡罗连纳州州立大学计算机与工程学院在2013年盼予杰出校友奖。

 点击查阅邝教授个人履历:邝社源教授个人履历.pdf

——艾克森成功在山脚阿劳卡镇(Arauca)往北之处打出日产油2,571吨(18,000桶)的发现井,再度引起业界对南美洲的兴趣。

——泰登为人爽快,天南地北,无所不晓。

英国BP亦不甘示弱,在库西亚纳南面做地震资料搜集分析,1973年花费1,500万美元开钻一口埃纳文图拉(Buenavista)探井,但都因为出现井下机械故障,钻探并未能到达目的层而最后被迫作出放弃。

同时间在1973年哥伦比亚国家石油公司(Ecopetrnl)在山脚的北面钻尤达至1号井(Unete至1),但产量只有5吨(35桶)一天,故此被评价为无商业价值而被封闭,但从测井资料上看到美拉多(Mirador)地层的参数是含油的,国家石油公司在1974年再钻上另一口陶拉梅纳至1号(Tauramena至 1)探井,但又因井下出现故障及资金用尽而最终放弃。

但他们并不气馁,1976年 陶拉梅纳至2X (Tauramena至2X)井在库西亚纳地区开钻,这次终于到达美拉多(Mirador)目的层,但由于地层异常坚硬,故花了整一年的时间去钻,但最终又出现井下机械故障及资金不继而收场,这口井只在泥浆中回收了1.4吨(10桶油),称不上是发现。在1975至1978年期间,法国埃尔夫(EIf)公司又加入勘探进行了地震数据采集,1978年完钻了科他力沙号井(Fortaleza)但结果并无发现而要放弃。

多年以来不少石油公司在库西亚纳区附近打井但只发现少量油气,而且经常出现井塌堵塞故障,故此对该区都不予以厚望,认为是食之无昧、弃不足惜的「鸡肋」!直至1980年为止,20年里面一共15间跨国石油公司花费了超过10亿美元的投入及尝试,但全都知难而退,铩羽而归!直至1981年,艾克森成功在山脚阿劳卡镇(Arauca)往北之处打出日产油2,571吨(18,000桶)的发现井,再度引起业界对南美洲的兴趣。

赛敦立即派泰登到南美的阿根廷、智利、秘鲁、厄瓜多尔及哥伦比亚,与艾克森、雪弗龙及德士古竞争更大的石油区块,寻找「大象」(Elephant)级超大油田!泰登在南美跑了几个月,他能操流利的西班牙语及地方方言,故此很快就得到讯息知道哥伦比亚有「大买卖」!

话说泰登在1981年6月到达南美的阿根廷,有一日工余在当地酒吧遇到一个「行家」,他是美国阿科石油(Arco,笔者出道时工作的公司)的石油合同谈判专家,两人一见如故,无所不谈,酒过三巡之后,得知泰登想在南美大展拳脚,于是就「仙人指路」,建议泰登不要在阿根廷浪费时间,而赶快去哥伦比亚见一个美国地质师罗云逊(Rowinson),这人与哥伦比亚国家石油的官员稔熟,说不定有「好东西」可以介绍。

泰登实时喜上眉梢,离开酒吧之后第二天就到了哥伦比亚的首府波哥大(Bogota),找到了罗云逊,经他引线,与国家石油公司总地质师沙拉亚(Bueno Salazar)见了面,而这个地质师更巧妙是在德州大学(奥斯丁)毕业的,与泰登是校友之缘!(笔者也是同一大学毕业),两人谈得相当投契,简直是相逢恨晚,你讲一句地质,我讲一句地理,谈至通宵达旦。泰登为人爽快,天南地北,无所不晓,宾主尽兴,酒菜上完,沙拉亚就对他说有些地图要给他看,叫他明天一定要到办公室去找他!


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请勿转载

                                                返回上集:美元霸权•石油军事大揭秘 (385)—麦哥上校

作者: 邝社源 教授

来源: 海外矿投网

评论

发表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新用户请点击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