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亚洲 /黑色金属类

铁矿石等大宗商品价格暴跌,与海外资本寻求合作能否避险?


2017-06-01    浏览次数(593)    
铁矿石等大宗商品价格暴跌,与海外资本寻求合作能否避险?

2017年一季度,铁矿石价格整体表现出乎意料,连涨走势创下5年来最长记录。截至2017年3月末,铁矿石每吨平均价格为89.23美元。2月,铁矿石每吨的平均价格曾达到最高94.86美元,创下两年半来新高。铁矿石等大宗商品价格暴跌,与海外资本寻求合作能否避险?

图片来源于网络

好景不长,接下来短短两个月,铁矿石价格跌幅超过35%。据CNBC报道,新加坡证券交易所的铁矿石期货产品在3月交易量同比上涨17%,同比2月上涨50%,进入4月,铁矿石交易量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7%。5月9日,铁矿石均价直接创下2017年新低,每吨59.87美元,意味着大宗商品市场的大规模回撤。目前,铁矿石价格在60美元上下波动。

另一方面,由于房地产市场冷却等原因,钢铁原材料需求走低,中国钢铁库存高企。据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估算,中国铁矿石库存将于2017年第四季度创下新低,届时铁矿石每吨价格会达到50美元左右。

英国巴克莱银行(Barclays Plc.)分析师Dane Davis称:“库存的确很高,但比总量更重要的是质量。当钢铁需求旺盛时,庞大库存并不是关键。但当对高产量的需求降低时,这些质量较低的、非刚需的铁矿石库存就非常说明问题,并且极易受到影响。”

寻求海外合作,迎来新机会

据外媒报道,新加坡交易所(SGX)正在与纳斯达克证券交易所(NTRI)、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等探讨海外合作的可能性。其中,与中国展开衍生品业务往来也是SGX此次寻求合作的方向之一。

对海外交易所来说,中国的期货交易市场充满了机会。

2016年,中国大陆市场的商品期货交易量创下新纪录。今年4月,伦敦金属交易所(LME)钢材期货日均交易量为1500手,最活跃的大宗商品交易是铝合金,日均交易量达到20万手。在上海期货交易所(SHFE),这一数字达到了百万级别。SGX今年4月的铁矿石期货交易笔数为17万,在大连商品交易所(DCE),铁矿石期货合约日均交易量则以百万计。合同股数等指标不同交易所有所区别,但在中国市场,期货总交易量已经远超海外其他国家的交易所。

与此同时,中国对外开放期货商品交易的意愿也在增强。

2015年,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发布征求意见稿,拟推出原油期货合约,海外投资者也被允许参与交易。今年5月,经报告证监会,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发布11个业务细则,原油期货上市进度稳步向前。

中国十余年来的飞速发展致使国家整体的食物、能量及金属消耗同样飞速增长,尤其是铁矿石、铜、大豆及猪肉等大宗商品。据世界银行数据,2015年,中国的金属原材料进口总额达到3550亿美元,高于10年前的1160亿美元。上海、大连交易所百万级别的期货交易量,显示出中国这一“巨型进口商”背后,是充足的流动性和强大的风险偏好。

目前,外资进入中国期货交易市场门槛较高,对众多海外交易者来说,没有在中国的持牌子公司,很难在大陆进行交易。若SGX能够与中国的交易所达成协议,则意味着外资通过新合作途径进入中国这一巨大的交易市场成为可能。

在问及是否愿意为新交易提供清算服务时,SGX首席执行官罗文才表示,新加坡新设交易所Apex的清算设施将对新的合作伙伴开放,以便合作者能够在新加坡展开交易。“我们需要与其他交易所共同成长。这是一个生态系统”。Apex是继SGX和洲际交易所(ICE)之后,新加坡的第三家期货交易所,前DCE总经理朱玉辰及知名交易员、上海混沌投资董事长葛卫东均为其支持者。铁矿石等大宗商品价格暴跌,与海外资本寻求合作能否避险?

数据来源:彭博社

中国企业对期货市场的兴趣也在增加。铁矿石、煤炭贸易商刘涛(化名)曾在一瑞士能源交易商主办的论坛上表示,产量增加、体量变大等因素让中国的钢铁企业对参与海外衍生品交易也产生了兴趣。“随着经济下行、供应过剩,他们早晚会意识到对冲的重要性。”

开放外资、加强对外合作意味着市场国际化程度的提高。厦门大学王亚南经济研究院金融学副教授韩乾表示,中国期货市场国际化将转变中国价格承受者的角色,定价议价能力增强。“这不仅符合中国想提升人民币购买力的需求,还能让国内的生产者避免外汇波动带来的风险”。

挑战重重,竞争激烈,“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然而,交易所之间合作失败的案例不在少数。监管机构对交易所间的跨境交易审查力度严格。3月29日,欧盟审查机构否决了德国交易所兼并伦敦交易所的提案,并对该交易所产生的影响表示担忧。该项并购涉及140亿美元,彭博社报道称,交易将导致固定收益清算业务出现实际性垄断。

数据提供商钢铁指数(Steel Index)员工Mlodziejewski表示,尽管中国的交易者对衍生品很感兴趣,但国际上一些更保守的同行对衍生品交易持回避态度。同时,对新成员来说,成功闯入既有国际市场并非易事,尤其是原油、大豆等大宗商品的交易。但其他商品可能会有机会,如商品房市场。

德意志银行分析师团队在对中国市场现状进行了考察,包括钢材生产情况变化及其对铁矿石价格的影响。当前铁矿石的港口储备已达1270万吨,其中400万-500万吨库存是质量较低的铁矿石。分析师预估,2017年中国的钢铁需求可能会增长3%,到2018年这一需求可能会下滑至0.5%。库存高企将对铁矿石价格产生较大压力。

出于对风险性的考量,交易所之间的海外合作进展并不迅速。香港交易所(HKEX)原计划于今年一季度在深圳前海设立大宗商品交易平台,帮助期货和现货市场间建立更强的关系。HKEX于五月初表示,直到有关部门在完成对金融业的风险管控之前,不会在前海开始交易。

中国证监会目前还未批准任何新的期货交易。中国交易所想在在世界范围取得有影响力的定价权,中美商品数据分析公司首席执行官、CME集团公司前董事Jim Huang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表示:“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来源: 经济观察报

评论

发表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新用户请点击注册